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哎哟嘞!那次忆苦饭吃哩……  

2009-11-18 11:56:50|  分类: 知青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中午,老婆做的午饭是普通的汤面条,饭端上桌,我见碗里有几片暗绿色的菜叶,一时看不出是啥菜,就问老婆.老婆笑着说:“没吃过吧,红薯叶。”噢!我尝了几片儿,虽说有点苦头儿,也并不难吃,我诙谐地说:“又吃上忆苦饭喽。”因为当年我们吃的忆苦饭大多是清水煮红薯叶子。

说起忆苦饭,可是那个年代忆苦思甜教育最为流行的一种形式。组织这种活动的初衷,据说是青少年吃了忆苦饭,就能牢记旧社会穷人受得苦,从而会更加珍惜新社会幸福生活的甜。所以,上小学时吃过,上中学时吃过,上山下乡时还吃过。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做为知青到达农村第一天第一顿的忆苦饭,哎哟嘞,那次忆苦饭吃哩……

一九七一年三月十二日,是我们告别家乡到农村,开始知青生涯的日子。

那天早上,我急急慌慌的吃着早饭,妈妈在一旁嗔怪说:“急啥哩,多吃点,不耽误。”说着把菜碗往我面前推了推,又拿起一个馍递到我手上,我站起来一拍肚子说:“吃饱啦。”原以为中午就能到下乡的地方,哪知道,上午八点多坐上送行的大货汽车,缓行市区主要街道向亲友道别,将近十点,汽车才驶上通往下乡村庄的农村公路。大约下午两点多时,才到了一个名叫赤塚店的村庄,距我们下乡的地方,当时的郾城县万金公社司庄大队知青点下公路还有五、六里。乡间小路汽车过不去了,于是我们忍着饿踏着乡间小路的泥泞,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

我们当时下乡的形式是新建队。村里按上级要求已为知青新建队腾出了房子,垒好了锅灶。当我们饥肠辘辘、疲乏无力的来到村上时,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村上似乎没有做好接待的准备,冷锅冷灶的。一看我们来了,村干部赶紧临时召集两个农民大叔,生火做饭。一阵焦急的等待,两大铁盆汤面条抬到院子里,我们象一群饿狼一样围上前去,每人盛一碗,不顾烧嘴烫牙,不品咸淡酸辣,就象往嘴里倾倒一般,风卷残云,一眨眼儿,两大盆汤面条空空如也,吃得快的还能再盛一碗,慢一点的连汤也喝不住了。村干部一脸的歉意,连声解释,我们初来乍到的也不好意思再说啥。眼看天将擦黑,俗话说:人是一盘磨,睡着就不饿,于是,拎着行李被盖,找到寝室,展开床铺,倒头便睡。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七、八个活力旺盛的知青,迫不及待的起床到村边看田野日出。望着碧绿宽广的麦田,呼吸着蕴含着泥土清香的空气,顿感心旷神怡。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迎着朝阳,面对旷野,我们尽情的大声呼叫欢笑,有的人还即兴扯着嗓子唱起京剧《沙家滨》选段:“朝霞映在阳澄湖上……”。毛主席曾说过青年人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此时此刻,我深切的感受到,为什么看见朝阳我们如此激情澎湃,因为这徐徐升高的太阳正是我们朝气蓬勃的知青最贴切的象征。

欢腾一阵子,回到住处,肚里咕噜咕噜的响,可锅灶处并无炊烟升起,正在纳闷,带队干部召集大家排队,每人发一个碗,说是要开始下乡接受再教育第一课:忆苦思甜,吃忆苦饭。村干部把我们领到一间大空房里。这是一个空仓库房,地上摆了几排木板,我们知青坐在木板上,看着盘腿坐在对面的一位约六、七十岁的农村老太太,痛说在旧社会自己的苦难家史。我们虽然在听,眼睛却不时的向门口处瞄:这忆苦饭也做得这么慢吗?

一会儿,两位农民大哥一个挑着两桶汤,一个拎着一大篮馍一前一后走进屋来。一人一个馍一碗汤,两位农民大哥盛好依次递送到我们手里。我一看碗里的汤,有几片我最烦吃的白菜帮子,还有几片叫不出名的烂菜叶子,白水清熬;再看象个小拳头似的红薯面馍,黑黑的,掺杂了一些剁碎的干菜叶子,上面星星点点发黄的是谷糠。咬了一口,咦!不赖,蒸馍的人格外开恩,在和面时加了点盐,咸咸儿的,对口味,虽然下咽有些扎扎拉拉的划喉咙的感觉。三口两口,馍吃大半,一想不对,这是忆苦饭呀,不能吃得太快,应该带着悲痛的心情慢慢品味,吃相应该与眼前的场合气氛相吻合,不然别人会说你没有阶级感情。斜脸瞅了瞅身边的同学,都在鼓着腮帮子大口大嚼,咳,饥饿难忍,也顾不上那么多啦,我三口两口就把手里馍全吃到肚里,然后喝汤。

一个馍下肚,似乎挑逗起更强的饥饿感,我心里也清楚:这可不是在食堂就餐,不够吃还要,吃饱为止,忍着点吧。心里这样想,但却忍不住不时抬头向放馍的篮子张望,并且发现这一排男生都和我一样的表情和眼神。其中一位农民大哥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于是把篮子里剩下的十来个馍分发给我们,大家如获至宝,赶紧埋头吃起来。这时候,好像带队干部说了句什么话,我还没反应过来,刚咬了一口馍,“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带队干部一声高亢的口号声,使我口里的馍吐也不是咽也不是,赶紧随着举起胳膊,把嘴里的馍强咽下去,噎得我眼泪都快下来啦。哎哟,这忆苦饭吃哩。

一阵激昂的口号声,不但强化了现场忆苦教育的气氛,也把我胡思乱想的思绪拢了回来。那位农村老太太诉苦诉的声泪俱下,却怎么也激不起我们心中的悲伤,任凭怎么眨眼也挤不出眼泪,只好低着头装出悲痛的样子。也不知为何,老太太在诉苦临结束时,话题竟扯到我们知青身上,她含泪说:“你们这些河上街(漯河)的孩儿们,离开家来到我们这儿,昨儿个晚上每人只喝了碗稀面条……,今儿上午又来这儿,也没吃好……,没有招待好你们,我心里很不得劲呀——。”哎哟,妈呀,这几句“跑题”的话,使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昨天早上在家吃饭时,母亲在一旁不断劝我多吃点的温暖场景,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

忆苦饭虽然吃下去了,说句大不敬的话,它的教育意义微乎其微。让我们这些八、九点钟奋发向上的“太阳”,非要记住未经过的“黑夜”,对比着强调现在的“黎明”,总感觉有些不合情理。记得有一天,一位调皮、滑稽的男知青,盘腿坐在床上,头上搭了条白毛巾,左手握着脚脖,右手作抹眼泪状,模仿着那个农村老太太诉苦,那身子一起一伏的夸张性动作,那拿腔捏调自编的“诉苦”词,使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有的人甚至笑出眼泪。我想:这家伙,把一个严肃的阶级教育的形式,变成如此搞笑的表演了,哎哟嘞!这忆苦饭吃哩,有啥用呀。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