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雨中感佩  

2009-08-21 10:44:15|  分类: 社会感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夜感佩

凌晨四点时分,一阵雷声把我从躁热的梦中惊醒,我翻身从床上下来奔到窗口向外望,路灯下,我看见纷纷下坠的雨滴。“好哇,下雨啦,真是好雨呀!”这几天,酷热的“秋老虎”肆无忌惮的发着余威,人们躲在屋里,空调大开,电扇狂转,抵御着一阵阵热浪的侵袭。可地里的庄稼却使人揪心,正处在旺盛生长期的苞谷,在旱魔的肆虐下,顽强的挣扎着,水,已是它们生死存亡的关键。

昨天,家住农村的杨师傅向我请假,说要回家浇地。他焦虑的说:“天老不下雨,地里的苞谷快旱死啦。苞谷叶子卷曲了,底下的四、五个叶子已经枯干。村里的农户都在浇地哪”。我知道,杨师傅家有五、六亩地,全是种得苞谷。但如今他已经和老伴搬进城,他在公司采购部工作,每天忙得很,只能在傍晚下班骑电动车回地里看看。儿子在城里做服装生意,生意红火,也是忙得顾不上回家。地里的苞谷在酷热中挣扎着,杨师傅心急火燎,天天盯着电视上中央台、河南台、漯河台的天气预报,盼着老天能赐一场大雨。可偏偏是老天糊涂,别的地区暴雨倾盆,洪涝成灾,而本地区却是滴雨未落,暑气蒸腾。眼看大雨无望,旱情不缓,季节不等人呀,他给儿子打电话下了死命令:生意关门暂停,明天一起回家浇苞谷。

说到浇地,我问:“要不了那么多人吧,不就是在机井上架上水泵,用柴油机带动水泵抽水,水哗哗的顺着垅沟流向一垅一垅的苞谷地,人在地边上改改水道而已,我当知青时就是这样干的。”杨师傅笑着说:“你是多年不到农村去了,咱这儿不是那样浇法。自备的发电机、潜水泵,拎着百十米长的水管直接往苞谷根上浇。”听着他的述说,我想象的出浇地时的情景:顶着炎热的太阳,身着长袖长裤,钻进又闷又热、一人多高的苞谷地里,拖着一百多米长的水管,浇一片挪几步,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就被汗水和浇地的时不小心淋的水湿透了。一天下来,看机器的、持着水管浇地的、帮着挪动水管的,人人累得筋疲力尽。大腿根部被汗水渍磨的火辣辣的难受,胳膊上、脸上被苞谷叶子锋利的边缘划得道道伤痕刺辣辣的痛。那种滋味,那种艰辛是我们这些在空调习习的凉风下,喝着清凉可口的饮料,躲在屋里避暑的人们无论怎样也体会不出来的。

想到此,我对杨师傅油然产生一种敬意。虽然我们都是在公司工作,挣钱,但他却比我这所谓城里人多一份对庄稼收成的牵挂,多一份对黄土地的责任感,多一份农事劳作的艰辛。“国家不再收公粮啦,政府又发给种粮补贴,咱再忙也要把地种好呀。”杨师傅朴素的话语充满了神圣的责任感。是啊,钱是要多挣的,我们都这样想。但是,若庄稼受到旱涝、病虫害的侵袭,他们宁可停了生意不挣钱,也会义无反顾的返回黄土地保护庄稼,履行着农民传统的天职。也许,正是千百万可敬的农民工秉持的这种坚定的理念和艰辛的劳作,廓清了我们头顶上粮荒危机的阴云。

坐在床上,看电闪雷鸣,听大雨哗哗,仿佛是百万人在热烈的欢呼鼓掌声。我想,此时此刻,杨师傅和众多为干旱焦虑的人们,一定是异常欣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默默的,我为饱受旱魔蹂躏的庄稼,为曾在苞谷里辛苦劳动的人们,为众多因干旱而焦虑、牵挂着收成的人们送上衷心的祝福。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