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 来生情缘(三十)  

2012-12-08 20:52:48|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玫新区99号,松竹风韵家的客厅里。

吃过晚饭,松竹风韵没有象往常那样有条不紊的忙碌着,而是在客厅倒背着手来回踱步。踱了一会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头靠着沙发靠背上,仰着脸思考着什么。静水清韵见他有点反常的举动,有些纳闷,微笑着依偎到他身旁,轻声关切的问:“怎么啦?松竹,想啥心事呢?”

松竹风韵坐直身子,摇头笑了一下,“我说这段时间为什么总是伊伊一个人带着孩子回来,满京华没有来,今天一问才知道,敢情俩人闹别扭了。”

“是吗,因为什么呀?”静水清韵惊讶的问。

“听满京华说,在柳语山庄,伊伊与山庄看门人男人的世界,俩人有亲昵的不当举动,恰被满京华看见,满京华上去打男人的世界,伊伊却护着他,打了满京华一巴掌,嘻,这事闹得,让人莫名其妙。”松竹风韵说。

“你是说伊伊与别的男人有不当举动?还打了满京华?”静水清韵睁大眼睛惊异的问,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肯定的说:“不会,伊伊不是那样的人!”

“是啊,这个事我也不相信,但满京华不可能说谎话呀。”松竹风韵疑惑的说。

“你没有仔细的询问吗?”静水清韵问。

“当时,我正要细问,有个重要客人恰巧要接待,我没能问下去,但我特别交待满京华,今晚必须和伊伊一块回来,把这事给我说清楚。”松竹风韵说着“啪”的一声右手重重拍打在沙发扶手上。

他们俩正在谈论着,听见院子里传来伊人和满京华的说笑声。一会儿,见伊人边推门边回头笑着问满京华:“那他就那么有才呀?”满京华一仰脸说:“当然有才啦,没才他能写出那样的精彩句子:发令枪一响,跑道上的同学一个个象脱缰的野驴。”

“哈哈哈……咳,咳,”伊人弯腰笑得喘过气来,满京华笑着轻捶着伊人的后背,“好啦,好啦。”

静水清韵走上前去,笑着问:“京华你讲得什么笑话呀,这么可笑。”

“哎哟嘞,咳,咳,清韵姐,你不知道,京华哥可会编笑话啦,经常让我笑得肚子疼。”伊人边笑边说。

静水清韵向后边瞧了瞧,问:“情情和恋恋呢?咋没把他们带来?”

伊人慢慢止住了笑,说:“一吃过晚饭,就闹着要出去玩,我叫保姆带他们到百合家玩去了。”

静水清韵以略感失望的口气说:“唉,下回可记着带他们来,我挺喜欢这两个小家伙的,很可爱的。”

“他们也很喜欢你,说清韵姨姨故事讲得好听,和清韵姨姨一块玩最开心。”伊人笑着说。

“是嘛,”静水清韵“咯咯”笑了起来,“我跟他们一起玩,就象回到童年,感到特别开心!”

从伊人推门进来,松竹风韵就不动声色的注意观察着,看到伊人与满京华快乐的说说笑笑,以及满京华为伊人捶背体现出对伊人体贴入微的关心,他感到欣慰,但也有一点纳闷:俩人不象是闹矛盾了呀,嗨,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伊人与满京华走到沙发旁,伊人看看松竹风韵的脸色,叫了一声“爸”,满京华也叫了一声“松竹叔叔”,松竹风韵微笑着点点头,朝右边的沙发示意一下,“坐吧。”

伊人和满京华并排坐在右边的沙发上,静水清韵则坐在松竹风韵左边身旁。

松竹风韵笑着问:“讲得什么笑话呀,笑得这么开心,牙笑掉了吧?”

伊人指着满京华笑着说;“他最会编笑话了……”

“那说明京华是个机灵、乐观的人。”松竹风韵夸奖说。满京华不好意思的说:“找点乐子逗着玩哩。”

松竹风韵接着问:“伊伊,我听满京华说,你们之间发生点什么事儿?”

“嗯,爸,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一点小误会,我已向京华哥解释清楚了,现在误会解除,我俩合好了。”伊人说着扭头向满京华瞟了一眼。

满京华赶忙应和着说:“是的,松竹叔叔,纯是误会,刚才我俩一沟通,误会解除,没事了。”

松竹风韵看看满京华,视线又落在伊人的脸上,“小误会?怎么个误会法?”

伊人起身坐到松竹风韵身旁,拉着松竹风韵的手,头在他的肩膀上厮摩着,撒娇的说:“爸,别问了,又不是啥好事,你女儿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求求老爸,好老爸,别问了,好不好?……”

静水清韵见伊人象个孩子似的,难为情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拍了一下松竹风韵说:“算了吧,松竹,问题既然解决了,就别细问啦。”

松竹风韵想了想,拍着伊人的手说;“伊伊,这里清韵和京华都不是外人,爸是个讲认真的人,只想听听你们是怎么误会的。”他的话虽然很温和,伊人却感到一种不容争辩的压力。

伊人不满意的“噫嘻”一声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撅着嘴,背朝松竹风韵,一言不发,屋里四个人一时间沉默了。

满京华首先打破沉默,笑了笑说;“松竹叔叔,这个事是我的错,那天,我和伊伊到柳语山庄,伊伊要独自在屋里思念痴心,恰巧一个朋友叫我办点急事,我出去办事的时候,伊伊思念痴心悲伤过度晕过去了,那个看门人男人的世界过去救护她;我在外边办事不放心,办完事赶紧回去,正好看见男人的世界抱着伊伊做人工呼吸,我以为是他欺负伊伊,和他打了起来,伊伊醒来过来劝解,不知怎么的,她失手划拉到我脸上,我以为是伊伊护着男人的世界,感到非常生气和委屈。刚才,伊伊已经对我解释清楚了,完全是误会。现在想想也怨我,假如那天我不出去办事,一直陪着伊伊,假如我回来时不冲动而是问清楚原因,也就不会发生这事儿了,这完全是我的错。”

松竹风韵很注意的听着满京华的述说,当听到‘伊人因思念痴心悲伤过度晕过去了’的时候,他的心象针扎一样疼痛,探究事情原委的心劲一落千丈,对女儿健康的关切之情迅速升腾。但他控制着自己的情感,耐心听完满京华的讲述,和蔼的问:“伊伊,是这样吗?”

伊人脸色通红,低头“嗯”了一声。她对满京华在编排的“故事”中如此宽容和大度很是感动,抬眼向满京华投去感激的一瞥,又偷偷侧脸向松竹风韵瞄了一眼。

松竹风韵微微一笑,说;“噢,这个事就算过去了,有了这次教训,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要相互积极沟通,尽快解决,你们俩记住我的话了吗?”

伊人和满京华听到松竹风韵如此教导,如释重负,连忙顺从的答应着。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