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来生情缘(二)  

2012-03-26 11:06:28|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竹风韵回来了,他和静水清韵乘着浩荡的春风飞回来了。

也许这次回来是打定主意要“叶落归根”,所以,与前几次回来的心情迥然不同。当飞机一落地,他那颗游子般的心,如长途飞翔的候鸟,终于站到熟悉的土地上,他感到十分安稳和踏实。他和静水清韵走出机场,扑面而来的是亲切的乡音、忙碌的身影、热情的氛围、适宜的气候,松竹风韵激动起来:故乡啊,我们回来喽!

松竹风韵扭头招呼着静水清韵:“走,回家。”他们拉着行李箱刚要走,“爸爸,爸爸”,一声声亲切、急迫的女孩呼唤声,使松竹风韵心头一震,这久违的呼唤声太熟悉了,曾把他从对故去亲人的思念幻觉中拉回到现实,是他刻骨铭心的记忆。他循声望去,看见女儿伊人挥着手喊着向自己跑过来,他连忙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挥着手回应着:“嗨~~,伊伊,我的女儿呀,慢点跑。”他不由自主的伸开双臂向伊人迎了过去。伊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几乎是扑到松竹风韵的怀里,父女俩紧紧搂抱在一起。伊人双脚跳着欢快的说:“老爸,你可回来啦,你可回来啦!”松竹风韵拍着伊人的后背说:“想老爸了吗?”伊人在松竹风韵怀里撒娇的说:“想死我啦。”她那略显憔悴的脸上分明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松竹风韵轻轻抹着伊人脸上的泪水,温柔的说:“好啦,不哭啦,老爸这次回来就不走啦,要天天陪着我宝贝女儿,好不好?”伊人哽咽着“嗯”了一声。

松竹风韵回头指了一下静水清韵说:“你看,我把清韵带回来啦。”伊人连忙走上前去,与静水清韵拥抱一下,然后拉着她的手说:“清韵姐,欢迎你,谢谢你陪我老爸回家。”静水清韵说:“不客气,不客气。”她明亮的眼里噙着泪水,刚才父女情深的一幕深深感动着她。

满京华快步走过来,急促的说:“松竹叔叔,对不起,我们来晚了,路上堵车啦。”松竹风韵握住他的手说:“不晚,不晚。”满京华又同静水清韵打个招呼,然后掂起行李,一行四人说笑着向汽车走去。

满京华开的车又快又稳,不一会儿,汽车在一所宅院中停下来。柳玫新区99号,这是松竹风韵的新居。松竹风韵下了车,饶有兴致的环顾四周。这是个花园式的大院子,中间是一条较宽的石板甬道,甬道左边,平整的土地上可看到栽植的花草苗木;甬道右边,是人工池塘和假山,池塘边倚山有个亭子,亭子旁边可以看到返青的柳树。甬道向里延伸的尽头是一幢装饰一新的乳黄色的两层小楼,小楼前面墙壁上,楼门两边,是用红磁片组成的两个与楼等高的“V”字,而楼门前三级台阶与台阶两边的不锈钢扶手栏杆,远看上去颇象能向阳端坐的大椅子。松竹风韵看了一圈,点点头说了声:“嗯,不错。”这正是他所想象的居住环境。

早在松竹风韵决定回来时,他就在电话中要伊人在当地买一套住宅,伊人想叫父亲回来后仍租住柳语山庄,松竹风韵坚辞拒绝,并要求新买的住宅离柳语山庄越远越好。伊人理解父亲的心情,和满京华一道跑遍全城很多小区,最终选中这里。伊人遵照父亲的意思,对住宅院落进行豪华性装修,又选购了家俱设施,包括厨具、餐具、被褥等等,并且聘定了厨师和保姆。伊人心细,得知父亲今天回来,昨天就把厨师和保姆叫来,整理房间,准备食物,她要让父亲一进门就有到家的安定感。

一进楼门,是个宽大的会客厅,三个真皮大沙发,与精巧的茶几在会客厅左边组成一个温馨的空间,中间几盆花相隔,右边是一排三人大沙发,沙发对面墙上挂一个全高清大屏幕智能电视。迎门的墙上,是一幅大型山水油画,画面上山如波涛,云雾缭绕,近景一座险峻的山峰,半山腰飘荡着一抹白云,峰巅挺立着一棵苍翠的不老松,从树枝倾斜的姿态,似乎能听见呼呼的山风,大有“一览从山小”的气魄。松竹风韵在油画前沉思了一会儿,满意的点点头“嗯”了一声,伊人显得非常高兴,说笑着领着松竹风韵和静水清韵参观新居。这幢两层小楼不仅有卧室、双卫、厨房、餐厅,还有健身房、书房、台球室、乒乓球室、电脑室、车库等等,松竹风韵不住的夸赞:“女儿想的真周到啊。”他对满京华说:“谢谢你啦,京华,我知道这里有你不少的功劳。”满京华笑着说:“这都是伊人精心设计安排的呀!”伊人脸上浮现着得意和灿烂的笑容,满京华看到伊人难得的笑脸,心里顿感轻松和快乐。

在餐厅吃过饭,满京华在伊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与松竹风韵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在客厅里,松竹风韵坐在中间的沙发上,静水清韵坐在右侧的沙发上,两人闲聊着。伊人端着一个茶壶和几个杯子走过来,她倒了一杯茶放在松竹风韵前面的茶几上说:“爸,这是你最爱喝的玫瑰花茶。”然后又给静水清韵倒了一杯,转身坐在左侧的沙发上。松竹风韵笑着说:“你看,还是女儿最了解爸呀。”他端起杯子轻轻的呷了一口,品了一下说:“嗯,是这味。”

松竹风韵放下杯子看着伊人说:“说吧,伊伊,从回来后都碰到什么难心的事儿?”

伊人说:“没有呀,我每天都很高兴的。”

松竹风韵微笑一下:“不要瞒老爸啦,今天在飞机场咱俩拥抱着我就看出来了。老爸现在是什么眼神你不知道吧?”他回头看着静水清韵说:“跟着心理专家学习两年多了,嗬嗬。”静水清韵朝松竹风韵笑了笑,很轻微的递了一个示意的眼神,松竹风韵扭头一看,伊人低垂着长长的睫毛两眼含泪,静水清韵站起身坐在伊人身边,关切的问:“怎么啦?伊人,给我们说说。”伊人猛的伏在静水清韵肩膀上,“哇”的一声哭起来。松竹风韵吓了一跳,急切的问:“怎么啦?伊伊。”

伊人撕心裂肺的痛哭着,静水清韵象个母亲似的拍着伊人:“不哭了,不哭了,快给我们说说怎么啦?”

“痴心,他……”伊人哭着说,

“痴心?哪个痴心?你沧海笑龙伯伯的养子吗?他怎么啦?”松竹风韵一连串急切的问。

“痴心,他……抛下我……和…两个孩子,永远……走……啦”伊人边哭边说。

“他怎么走的?”松竹风韵惊愕的问。

在静水清韵轻拍的安抚下,伊人慢慢止住了哭,她抽泣着说:“那年我带着身孕回澳州后,痴心遭遇车祸,抢救无效,就……,我回来后,不见痴心,他们瞒着我,对我说痴心出差了,后来,从满京华那里,我才知道,痴心已不在人世,他们领我到痴心的墓地里看了。我好后悔呀,当时那么急着回澳州干什么呀,如果我在,痴心是不会遭受这不幸的,我好后悔呀。”她又伏在静水清韵的肩膀上“哇哇”哭起来。

松竹风韵心里一阵抽搐般的疼痛:老天呀!你为什么对我女儿如此残忍,她已经失去了亲生母亲,也失去了小姨母亲般的疼爱,为什么在爱情上还要让她经受这最痛心的阴阳别离呢?

松竹风韵感受过与心爱的人阴阳相隔的彻心痛苦,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终生难忘的场景。那年,在异域他乡,玫瑰盛香刚去世时,他肝肠寸断,万念俱灰,一个大男人家,独自站在海边的岩石上,朝着家乡的方向嚎啕大哭。涨潮了,海浪汹涌着不断拍打着他脚下的岩石,他却似乎看到玫瑰盛香和柳语如烟翩然向他走来,他鬼使神差的移动着脚步,想去拥抱她们,猛的,他耳边传来女儿伊人的呼唤声,“爸爸,爸爸,……”那一声声和着哭音的呼唤,把他从幻觉中拉回到现实,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岩石的边缘,浪花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裤。他回过头来向伊人迎过去。

那年伊人15岁了,玫瑰盛香的离去让她失去了疼爱她的妈妈,她对爸爸要发生什么似乎有着不祥的预感,所以,一路哭喊着寻找到这里。松竹风韵终生难忘那个场景:伊人哭喊着,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扑到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胳膊哭着说:“爸爸,爸爸,咱回家吧!”他满眼含泪的答应着,回头看,吃惊的发现他刚才站立的岩石已被汹涌的海水吞没。好险呀!若不是女儿呼喊的及时,再有一瞬间,女儿就会成为异域他乡的孤儿。也就从那一刻起,他对着大海暗暗发誓:要坚强的挺立起来,要奋斗,要挣钱,把女儿抚养成人,让她幸福快乐。

松竹风韵看见静水清韵擦着自己的眼泪安慰伊人:“…… 不要过于悲伤,那样痴心的在天之灵会不安的,你爱他,就要让他在那个世界安息,他爱你,一定是希望你不要悲伤,坚强的活下去。”松竹风韵想:是啊,当前女儿不需要陪她流泪,而是需要安慰和激励,使她从悲痛的泥沼中解脱出来。他定定神说:“伊伊啊,人生无常,痴心离我们而去,那是今生的缘分尽了。人死不能复生,悲伤无益,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痛苦。你的人生道路还很长,不能沉浸在悲痛的苦水中折磨自己,挺起腰来,坚强生活下去,照顾好你和痴心的两个孩子,也是对痴心的在天之灵的告慰吧。”

说到两个孩子,松竹风韵猛然问:“那两个孩子呢,他们好吗?”伊人正要回答,门开了,满京华带着情情和恋恋走进来,松竹风韵激动的站起来迎上前去,弯着腰问:“情情,恋恋,还认识姥爷吗?”两个可爱的孩子瞪着明亮的眼睛审视着,满京华拍拍他们说:“快叫姥爷。”两个孩子仰着小脸喊:“姥爷,姥爷。”松竹风韵高兴的答应着,他一手一个抱起两个孩子,左看看,右看看,连声说:“长高啦,长大啦。”对情情说:“叫姥爷。”情情叫:“姥爷。”松竹风韵“唉”了一声在情情的脸上亲了一下,恋恋也叫“姥爷”,松竹风韵“唉”了一声也亲了恋恋一下,情情叫了声“姥爷”主动在松竹风韵左脸颊亲了一下,恋恋叫了声“姥爷”在松竹风韵右脸颊亲了一下,两个可爱的孩子争着叫,在松竹风韵的脸上亲吻着,松竹风韵快乐的哈哈大笑,笑得浑身抖动。

伊人走过来说:“爸,放下他们吧,挺沉的。”松竹风韵把两个孩子放下来,指着静水清韵问:“看看,叫她什么?”静水清韵唯恐小孩子童言无忌,叫出令她尴尬的称谓,赶忙上前一步说:“叫大姨。”两个孩子紧接着叫“大姨,大姨。”松竹风韵又哈哈笑起来:“先叫大姨也行呀。”静水清韵顿时羞红了脸,连忙掩饰着说:“先生,这两个孩子好可爱,我领他们玩一会儿。”说着,招呼着情情和恋恋向健身房走去。

松竹风韵笑着坐回到沙发上,伊人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泪痕。满京华看看伊人,猜测着他们刚才可能谈及了痴心的事儿,想安慰伊人几句,欲言又止。他拿起茶几上的水壶,向松竹风韵面前的茶杯添满了茶水,又倒了一杯,轻轻放在伊人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转身坐在伊人对面的沙发上。

伊人擦完泪痕,说:“爸爸,你这次回来,叶落归根,应该和清韵好好过过舒心清闲的日子吧。”

松竹风韵向健身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微笑着说:“好好过日子是一定的,但不是清闲日子,”他顿了一下说:“这次回来,我准备创建一个工艺美术公司,干点事。”

伊人说:“哎呀,我说老爸,到这个年龄啦,歇歇吧。”

“你也说‘到这个年龄’的话,什么意思?是说爸老了吗?”松竹风韵坐直身子,右手握拳,抬起来用力晃动两下,看着满京华:“我老吗?”满京华连忙说:“不老,伊人,叔叔不老。”

松竹风韵接着说:“我的人生犹如足球赛,上半场已经结束,下半场就要开始了,”他指着客厅迎门墙上的大幅山水油画说:“伊伊呀,爸谢谢你设计安排的这幅画,我喜欢山顶上那棵四季常青的不老松,它胸襟宽阔,志向高远,无论多么大的狂风暴雨、严寒酷热,它都傲然挺立在峰巅。”伊人听着有些激动起来:爸爸看似在评画,实际上是在激励自己的意志。满京华伸出大拇指说:“叔叔,给力!给力!”

松竹风韵注视着满京华说:“京华,叔这次回来,要建立一个大型的工艺美术公司,怎么样?跟叔一块干吧。”松竹风韵知道满京华一直陪在伊人身边,精心照顾着伊人,他内心对满京华充满着感激和信任。满京华说:“行啊,我考虑考虑。”

“我还要建立工艺美术制品企业,设计制造出精美的工艺制品,占领国内市场,然后与我在澳州的公司联手,开创国际市场,不出五年,我们的公司将是大上海最知名的工艺美术品集团。”松竹风韵大展鸿图的一番话,让满京华听得热血沸腾,他激动的说:“叔叔,我跟着你干!”

“哎,这就对了嘛。”松竹风韵说着左手端起自己的茶杯,右手端起另一个茶杯,在自己的茶杯上一碰,递给满京华:“来,预祝咱爷俩合作成功,干杯!”满京华接过杯子,与松竹风韵一起哈哈大笑。

伊人也被这快乐的气氛感染了,自从在痴心墓地看了回来后,她悲痛欲绝,心灵在悲伤的苦水中饱受煎熬,几乎精神崩溃。是爸爸今天回来,给了她父爱亲情,给了她阳光春风,给了她精神毅力。她感觉自己正从悲伤的苦水中一点点站起来,站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