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来生情缘(七)  

2012-04-26 08:49:39|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竹叔叔,你以前在这住吗?”若风的问话把松竹风韵的思绪从空中拉回到现实的土地上,松竹风韵“嗯”了一声。他不想进楼到房间察看,唯恐睹物思情,再勾起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从厅堂匆匆穿过,来到楼后的花园,他看到,在柳树和槐树之间,是柳语如烟和玫瑰盛香的两座墓茔。

松竹风韵回头对若风说:“若风,把手里的东西给我,你先回车里等着,我要一个人在这里呆一会儿。”若风答应着把掂着的塑料袋送到松竹风韵手里,然后转身走了。

两块约一人多高的墓碑,静静的立在两座墓茔前。墓碑的顶端都垂挂着一串五颜六色的塑料花,在小风中颤巍巍的摆动着。碑面上方分别镶嵌着柳语如烟和玫瑰盛香的黑白照片,下面镌刻着她们的名讳,碑的底座平台上各有一个精致的深蓝色陶瓷香炉。

松竹风韵知道清明节时,伊人和满京华来过了。他走到墓碑前,轻轻的说:“如烟,盛香,我看你们来啦!”他从大塑料袋里掏出四盆鲜艳的塑质假花,分别摆放在两座墓碑底座的平台上,又拿出几个红苹果,虔诚的摆在花盆之间,然后,点燃了几柱香,分别插在陶瓷香炉里,立时,香烟袅袅飞升,又时时被风吹散。

摊开空塑料袋铺在两墓碑前边的草地上,松竹风韵面朝墓茔坐下。“二十多年啦,与你俩这样近距离的促膝交谈实在太少,在澳州时,与你们的聊天常是在梦中,梦中我是快乐的,梦醒后却更加忧伤和失落。现在好啦,我回来了,不走了,永远不走啦!来这里也方便,我会时常来与你们说说话,省得你们寂寞中挂念……”

风似乎小了,柳树轻微的摆动着柔软的枝条,仿佛平静的呼吸着,聆听松竹风韵的诉说。

“你们是影响我松竹一生的人,我知道你们都是爱我的,为了我,你们把自己宝贵的生命都……,唉……我松竹不是那无情无义的人,你们对我的爱今生今世难以回报,来生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一阵轻风从松竹风韵身上吹过,柳枝小幅度的摆着,犹如不安的摇头和摆手。

“你们离开我都走啦,把孤单留给了我,好想你们呀!……还好,这几年有个静水清韵陪伴着我,她代替了你们在我身边的位置,让我从孤寂的悲伤中解脱出来……”

风似乎大了起来,柳树的枝叶碰撞着“沙沙”作响。墓碑平台上的四盆塑料花也被风吹倒。松竹风韵连忙站起身来,把四盆花扶起来重新摆放好,坐下接着说:“静水清韵和你们一样是个好女人呀……”一阵风吹来,四盆塑料花又一次倒在平台上。

松竹风韵站起来,拿起一盆花望望天空,又低头疑惑的审视着手中的花盆,他发现这束盛开的花朵仿制的非常逼真,但它下面承载花束重量的底座花盆,却是个空壳的塑料模型,所以,这盆花整体上头重脚轻,很容易被风吹倒。松竹风韵摇摇头低声嘟囔一句“这产品……”然后走到旁边蹲下来,把花盆底座从上面抠开,抓起土块捏碎,一小把一小把的填充到花盆的空壳内,填满,用手指压实,立刻,这束花仿佛真的是从土中长出来似的。他依次照样把另外三个花盆底座填满,重新摆放在平台上,看了看,又弯腰把花束调整的向四面展开,以降低花盆的重心,增强其稳定性。认真细致的忙空完这些“工作”,松竹风韵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自我满意的点点头,又在原地坐下来。

松竹风韵看着柳语如烟墓碑上的照片,轻吁一口气,“清明节时,你看到女儿伊伊了吧?她长大成人,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孩子的父亲是痴心,他是沧海大哥的养子……,唉,前世的缘债呀,怎么又是沧海笑龙呢?……”松竹风韵低头苦笑了一下,“当然,我现在决不责怪沧海大哥什么,只是,痴心现在成了植物人,他什么时候苏醒呢?苏醒后又会是什么个情况呢?我无从可知。一想到伊伊的幸福会痴情的深陷在这深不见底的悲苦中,我的心如针扎一样疼痛……”松竹风韵哽咽起来,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的脸上滚落下来,无声无息的渗入到泥土里。“好啦,如烟,别哭了,怨谁呢?女儿的性格不就随你吗?想想,你不就是痴情的想不开吗?……”

风似乎停息了,柳树的枝叶在静穆中一动不动,连柳语山庄四周的吵杂声也远遁了,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屏息凝神的聆听这阴阳相隔的交流诉说。

松竹风韵掏出纸巾擦着泪痕,“我这次回来,原本想享享清福,安度晚年,但看到伊伊,我决定再拼搏几年,为伊伊的幸福积累些财产,再怎么让我伤心,她也是咱的亲生骨肉呀!她很早就失去了母亲,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要为她挣些财产,让她幸福、快乐,也对得起你们的在天之灵啊!…… ……”

松竹风韵慢慢站起身来,绕着两座墓茔察看了一圈,然后信步走到旁边的小荷池边一棵垂柳下。春风吹来,荷花池里的绿水泛起道道细微的涟漪,如女人脸上的笑纹;柳树柔顺的枝条轻轻的摆动着,犹如女人温柔的双手和动情的嘴唇,在松竹风韵的头发和脸部摩挲着。松竹风韵毫不躲避这些枝条肆意的摩挲,他尽情的享受着温柔的爱抚,刚才在墓碑前诉说时的悲伤释然了很多。

告别了男人的世界,走出了柳语山庄,松竹风韵坐到车上。若风在驾驶座上正听车载音响播放的歌曲,见松竹风韵上了车,立刻关上音响,问:“松竹叔叔,去哪儿?”松竹风韵想了想说:“去郊外转转,”停顿一下又说,“把音响打开,播放一些轻松的音乐,音量调低一些。”若风不解的答应一声,打开音响,车厢里立刻荡漾起欢快的旋律,不一会儿,若风熟练的驾驶着奔驰车和着欢快的旋律行驶在乡间的公路上。

春风吹拂着绿油油的麦田,路两旁不知名的野草和炫耀着绿色的树木不停的向后退去。松竹风韵听着轻松的音乐,欣赏着田野绿意浓浓的景色,心中释怀,渐趋舒畅。他索性把车窗摇下来,田野的气息立刻随风涌入,清新而又温暖,他略显贪婪的呼吸着这田野的气息,让它荡涤着自己的胸怀,把在墓茔前诉说时的忧伤和悲戚完全抛散在这清新广阔的天地之间。

奔驰车顺着一道围墙轻快的行驶着,不经意中,一个简易的大门从车窗前闪过,松竹风韵似乎看见大门横额上有“玫瑰”的字样,他示意若风停车,趴在车窗上探头向后看,感到一阵阵花香从围墙内飘出来。他回头对若风说:“掉头回去,看看这围墙里是干什么的。”若风把车掉头开到那个大门前停下来。

走下车,松竹风韵见两扇钢筋焊制的铁栅栏门敞开着,门头横额上四个大字:玫瑰香园,站在门外就能看到院内成排的五颜六色的花卉。松竹风韵好奇的走进园内,噢,这是一个花卉种植园,约有两千多平方面积,东面是一排红砖的平房,还有一排大花棚;园内种植各种花卉,以不同品种、颜色的玫瑰花居多,五彩缤纷,争奇斗艳。

松竹风韵走到一排红玫瑰花前,心潮起伏,兴奋不已。他十分喜欢玫瑰花,当年在澳州时,因当地气候不适宜种玫瑰花,他命下属工艺制品厂特别仿制了一些塑质玫瑰花,插在花园的土地上,欣赏中寄托着自己无限的情思,而现在看到这么多鲜艳的、充满生机的玫瑰花,他禁不住蹲下身子,观赏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扑鼻的清香,象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

“老板,要买花吗?”一个女士的声音在问。

松竹风韵抬头一看,见一位中年女士笑吟吟的从花丛中走过来,她齐耳的短发,明亮的眼睛,红润的圆脸盘上浮现出自然、纯朴的笑容,红底白花的上衣,深蓝色的牛仔裤,从五官到装束打扮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聪明、爽快、利索、能干的女人。

松竹风韵站起身来微笑着说:“我可不是什么老板呀!

那位女士嗬嗬一笑,“瞒不了我,瞧你这穿着和气质,坐着高档轿车,还有年轻的司机,不是老板才怪哩!”

“嗬!这观察能力还可以呀。”松竹风韵以夸赞的口吻说。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