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来生情缘(十一)  

2012-05-15 10:28:06|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玫瑰盛香的家里,诗雨回来了。

“真的假的呀?”听了玫瑰盛香说到与大爱公司合作的事,诗雨又惊喜又疑惑。

“我感觉是真的!”玫瑰盛香以肯定的口吻说。

“你刚才说他是个什么公司?老板叫什么?”

“大爱工艺美术公司,老板叫松竹风韵。”

“哦?这个公司我怎么没听说过呀……,明天我向朋友打听一下吧,问清楚情况再说。”诗雨说。

第二天,诗雨东跑西跑,找朋友,问熟人,亲自察看,打听大爱公司和松竹风韵的情况。

晚上,诗雨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了,玫瑰盛香赶紧给他打水洗脸,把香喷喷的饭菜和一壶酒端上桌,略显急切的问:“打听的怎么样?”

诗雨洗过脸坐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夹起炒菜大口大口的往嘴里送,“好吃,好吃,可把我饿坏了……”玫瑰盛香拿着筷子压住诗雨正夹菜的筷子,假装生气的说:“哪有那么饿,象三天没吃饭似的,汇报完再吃!”

“看把你急得……”诗雨呷了一口酒,把嘴里咀嚼的菜咽下去,说:“嗯,是真的,确实有个大爱工艺美术公司,它在咱们东边新区黄山路上,我去看了,整个一幢楼都是大爱公司的,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楼后边好大一片空地,正在建钢架大棚,说要建什么花卉市场……”

玫瑰盛香得意的说:“我说是真的吧,松竹老板就说那个花卉市场是咱玫瑰香园的销售窗口。”

诗雨又呷了一口酒,夹起菜送到嘴里,“你说的松竹老板,他叫松竹风韵。原来,在国外十几年做生意,成了大富翁。年龄大了,就叶落归根,回国投资创立这个大爱公司。……”

玫瑰盛香点点头说:“还真是个大老板呀!”

“松竹老板出国前,原住在老城区的柳语山庄,后来回国,不知为什么却让柳语山庄空闲着,又住进柳玫新区一套别墅式豪宅里。他这个家我也去看了,前面大院子里有花草树木、亭子假山,还有池塘喷泉,后面是一幢两层小楼,外表装修的很有气势……”

“他家你也去看啦,他家都有谁呀?”玫瑰盛香边问边为诗雨酒盅里斟满了酒。

“他家有保姆、厨师、整理园子的……”诗雨又呷了一口酒,吃着菜。

“就这些,没有啦?”玫瑰盛香瞪着明亮的大眼睛盯着诗雨,“我问的是松竹老板的家人,不是问家里这些干活的……”

诗雨脸上闪出一丝狡黠的笑,“松竹老板有个女儿在外边住,在家住的是比松竹老板小二十多岁的年青、漂亮的小老婆,听清楚了吧?”他喃喃嘟囔着,“知道你想问什么,……”

玫瑰盛香用筷子夹起一块肉,猛的塞到诗雨的嘴里,嗔怪的说:“嘟囔什么哪?吃还占不住你的嘴。”诗雨吓了一跳,她看到诗雨一楞怔的表情,“咯咯”笑起来。

停了一会儿,玫瑰盛香说:“诗雨,既然大爱公司是真的,合作的事就定下来吧,你看呢?”诗雨边吃边说:“行呀,定吧。”

接到玫瑰盛香打来的电话,松竹风韵第二天来到玫瑰香园。推开车门刚一下车,玫瑰盛香和诗雨迎上前来,诗雨主动热情的打招呼,“松竹老板,你好!”

松竹风韵抬头看,怔了一下,当看见玫瑰盛香时,即可明白了诗雨的身份。玫瑰盛香赶紧上前一步主动介绍,“松竹老板,这是我家诗雨。”

“噢,诗雨,你好!”松竹风韵上前与诗雨握手,“一看就知是个能干的男人。今天怎么没出车呀?”松竹风韵问。

听到夸奖,诗雨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今天没出车……”玫瑰盛香抢过话头“他听说你要来,专门在家等着欢迎你哩。”

“是吗?客气啦,谢谢,谢谢。”松竹风韵握住诗雨的手摇动两下。

热情亲切、平易近人的态度,使诗雨消除了低人一等的疑虑,他拉着松竹风韵的手说:“松竹老板,咱到屋里谈吧。”他们三人说笑着向玫瑰香园那排平房走去。

玫瑰香园这一字排列的平房有十几间,分别是客厅、卧室、厨房、餐厅、仓库及车库等。客厅里,一套一大两小的红松木沙发椅靠墙摆放,前面是红松木双层茶几,对面的电视柜上是一部宽屏幕的液晶电视。那边是一个竹制的简易书架,摆放着花卉种植、园艺必读之类的书籍及一些有关花卉的报纸、杂志。整个客厅布置的简易且不粗糙,朴实而又整洁。

走进客厅,玫瑰盛香忙着沏茶倒水,松竹风韵饶有兴味的朝四周看着,他突然笑着问:“诗雨,这整理房间的家务活是你干的吗?”诗雨“嘿嘿”笑着摇摇头,松竹风韵夸奖说:“你有个能干的好管家婆呀!”他坐到沙发椅上说:“大爱公司就是要与实干能干的人合作。”他从手提包里拿出几张纸,“这是合作意向书,你们看一下。”诗雨接过来仔细的看着,然后递给玫瑰盛香。松竹风韵看着自己手里的意向书,一条一条的耐心向他们解释着,又回答了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最后,玫瑰盛香和松竹风韵分别在《合作意向书》上签字盖章。

在他们俩签字时,诗雨沉思着,签完字,诗雨忽然问:“松竹老板,签订正式合同时,我能不能代表玫瑰香园签字呀?我也想加入到大爱公司。”

玫瑰盛香疑惑的看着诗雨,“你?……”

松竹风韵迟疑了一下说:“应该也可以吧。大爱公司是个宽阔的平台,热情欢迎你在这个平台上施展自己的才能。”

他们三人又聊了一会儿,松竹风韵有事告辞了。

送走了松竹风韵,诗雨和玫瑰盛香回到屋里,玫瑰盛香以生气的口吻问:“诗雨,刚才你说要代表玫瑰香园在正式合同上签字,你什么意思呀?!”

诗雨坐到沙发椅上说:“我就是那么随便一说,”他呷了一口茶,“盛香,你说这松竹老板是经营工艺美术品的,怎么又要搞花卉市场呢?这不是一行业的事呀。”

“人家是大老板,有钱,有能力跨行业经营,兼营花卉市场当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啦!”玫瑰盛香边整理着茶几上的物品边说。

“你说得对,老板就是为了赚钱,可是,咱当地好几家大大小小的花卉种植园,为什么偏偏选中与玫瑰香园合作呢?”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松竹老板,他说是缘分,”玫瑰盛香思索了一会说:“我估计吧,松竹老板偶然走到这,看见了玫瑰香园,听说他特别喜欢玫瑰花,就进了玫瑰香园,一来二去的,认识了,就与我们合作了呗。”

“就这么简单?”诗雨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呀。要不,那你说为什么?”

诗雨怪怪的一笑,“该不会是因为玫瑰香园是个漂亮的女园主吧。”

玫瑰盛香转身也坐到沙发椅上,在诗雨胳膊上打了一下,“想什么哪?!没正经!”

诗雨笑着说:“你没见社会上、电视上,老板大都是贪利好色的吗?”

“我看松竹老板不是那种人。”玫瑰盛香说。猛然,她象是明白了什么,用指头指点着诗雨以嗔怪的口气说:“我说你怎么突然提出要代表玫瑰香园在正式合同上签字,原来是因为这呀,”她捣了一下诗雨的脑袋,“你呀,想哪去啦!”她往诗雨身边靠了靠,“你也不想想,松竹老板是在国外做大生意的老板,身边美女成群,老婆年青、漂亮,他能在这乡野村庄看上一个小老太婆。”

“谁说我老婆是小老太婆,我看你又年青又漂亮,嘿嘿。”诗雨说着笑起来。

玫瑰盛香猛的抱住诗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也就是你这样看我吧。我这朵玫瑰花,也只有在你诗的雨水滋润下,才能开得烂漫、芬芳……”

“嗬哟!”诗雨惊异的看着玫瑰盛香,“我老婆什么时候学会作诗啦?佩服,佩服。”

“爱种花的女人,心灵美,从心底流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有诗意。”玫瑰盛香说完“咯咯”笑起来,起身走进里屋。

在里屋的衣柜穿衣镜前,玫瑰盛香自我欣赏着镜中的自己:匀称的身材,柔畅的线条,红润的脸蛋,明亮的大眼睛……,她想起若风叫她“美女园主”,想起松竹风韵夸赞她的那几句话,“难道松竹老板对我真有那意思?”她感到脸部发热,发现镜中的自己脸更红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