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来生情缘(二十一)  

2012-07-20 11:15:26|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玫瑰香园的甬道上,松竹风韵大步走在前面,静水清韵初次来也顾不上赏花看景紧紧跟随,若风拎着大袋小包的食品、营养品跟在后边,快走到玫瑰盛香家的时候,就听见男女的争吵声,还夹杂着女人委屈的哭声。

…… ……

“我不同意的事,你非要干,你……你要气死我呀!”这是诗雨气呼呼的声音。

“你躺在床上,什么也干不成了,我再不干,没有钱,以后的生活咋办!?在国外上学的小宝,他的费用咋办?!……你知道你这次出事咱花了多少钱吗?……”这是玫瑰盛香边抽泣边说。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伤病在床上,成了没用的人了,你就想去傍大款,找有钱的老板。”这是诗雨的声音。

“你浑球呀,诗雨,盛香是那样的人吗?!”这是又一个女人斥责诗雨的声音。

“你……你胡说……你没良心……呜呜……”玫瑰盛香生气的反驳,最后大哭起来。

“你变了,别烦我,你爱找谁就找谁去吧,滚!”随着诗雨的吼声,一个枕头砸在里屋门框上,落在地下。

“诗雨,你浑球!……盛香,别哭,你先出去。”玫瑰盛香哭着被一个中年女人劝着推出来。她一出里屋,见松竹风韵三人站在客厅里,立刻止住了哭,啜泣着说:“松……松竹……老板,你……你们来啦。”

松竹风韵惊异的看着她满脸泪流,“怎么回事呀?”

玫瑰盛香拿着毛巾擦着泪水,对她身后正以迷惑的眼神看着来客而发楞的女人说:“姐,他就是松竹老板,”她又对松竹风韵介绍说:“她是诗雨的姐姐纷飞雨,是来照顾诗雨的。”

纷飞雨马上明白过来,赶紧笑着说:“噢,是松竹老板呀,快坐,快坐,盛香,快点倒茶。”

松竹风韵摆摆手说:“不客气,我们是来看看诗雨。”他向若风使个眼色,若风马上举了举手中的东西说:“这是给诗雨买的营养品。”然后把大包小袋放到茶几上,笑了笑,出去了。

从刚才玫瑰盛香与诗雨的争吵中,松竹风韵也听出几分意思,他思考了一下,走进里屋,静水清韵、玫瑰盛香和纷飞雨也随着进来了。松竹风韵向躺在床上的诗雨问:“诗雨,感觉好些了吗?”然后接过玫瑰盛香拉来的一把折叠椅,坐到诗雨的床前。

诗雨怒气未消,一见是松竹风韵,黑着脸“嗯”了一声,脸扭向一边。玫瑰盛香和纷飞雨见诗雨如此不礼貌,有些尴尬,刚想数落诗雨,松竹风韵向后轻轻摆摆手。

“诗雨呀,对不起,刚才你们俩的争吵,我也听见几句,看来,你对我帮助玫瑰盛香继续经营玫瑰香园有些不同看法呀,说说吧。”松竹风韵说。

“我们不要你的帮助。”诗雨猛然硬梆梆的甩出这句话。

“为什么呢?”

“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呢?”诗雨低声咕哝着。

“你……”玫瑰盛香生气的又要责怪诗雨,松竹风韵向后摆摆手制止了她。

“诗雨呀,你应该比我更理解玫瑰盛香,”松竹风韵以温和的口吻说,“三年多了吧,玫瑰盛香为了这个花园付出很多心血,玫瑰香园是她人生的梦想和追求,更是你们家主要的经济来源。咱做为男人,总不能因为自己一些荒唐的想法就让玫瑰盛香放弃这一切吧。”

“我怎么想就怎么做,不用你瞎操心。”诗雨仍然固执的说。

松竹风韵强压着心中的火气,耐心的说:“我之所以帮助玫瑰盛香,是因为她独立撑起了玫瑰香园这片天空,是个自强自立、能干的女人,还因为在你因车祸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无微不至的照料你,是你贤慧、温柔的妻子。我不图她什么,只是不希望这样好的女人却要感受人生的失望和无助。”

“哼!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诗雨不服气的把脸扭向一边。

“你可以对我不服气,不相信,我理解,”松竹风韵站起身来,严厉的目光直射诗雨的脸,“可你知道玫瑰盛香为了你,为了这个家付出多少吗?!出了车祸,你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她却要应对交警部门、车祸受害人及其家属等方方面面,东跑西颠,每天疲惫不堪的,还要强装笑脸精心的看护你,人都瘦了十斤呀,你难道看不见吗?!”松竹风韵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说声音越大,义正辞严的话语犹如惊雷在屋里炸响,屋里其他人都被吓呆了。

“为了你的后续治疗费用,为了你们国外留学的儿子,玫瑰盛香不怕劳累,要继续经营玫瑰香园,你却无端的猜疑,拖后腿,还拿枕头砸人……,你砸得是她的心呀!”松竹风韵指着诗雨大声吼道,“如此对待一个爱你、疼你、关心你、照顾你的女人,你他妈的是男人吗?!”

诗雨气得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着,“你……我……我不要你管……你出去!……”他抬起头似乎想坐起来,但刚一动身子,伤处一阵疼痛袭来,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头又颓然歪在床上。

松竹风韵一看诗雨的莽撞举动,又气又怜,下意识的去扶他,静水清韵走上前去,轻抚着诗雨说:“别动,别动,”她又推着松竹风韵,“你们先出去。”玫瑰盛香低声啜泣着走出去,松竹风韵看了看静水清韵也扭头出去了。

静水清韵拎着诗雨刚才扔出去的枕头,招呼纷飞雨帮着让诗雨枕好,一边关切的说:“诗雨,你是伤筋动骨的病人,治疗期间可不能乱动呀!”

诗雨怒气未消,瞪着眼睛问:“你是谁?”

“噢,我叫静水清韵,松竹是我老公。”静水清韵脸上是一片真诚的歉意,“刚才是松竹的不对,他不应该对你发火,对不起,诗雨,我代他向你道歉啦。”

“老公?松竹是你老公?”诗雨惊异的看着静水清韵,喃喃的说。

诗雨早就听说松竹风韵有个年轻漂亮的老婆,但他从未见过静水清韵。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他从未与这样有着尊贵身份的、高雅的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他有点拘谨不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静水清韵,他感觉:这个女人不象那些浓装淡抹、一脸高傲的贵夫人,她没有穿金戴银、满身名牌,却衣装得体、色泽协调,显示出一种高雅的品位,青春红润的脸庞洋溢着自信、成熟的微笑,那双黑亮的眼睛虽然温柔传神,却透出一种锐利,与她对视,仿佛她已经看穿你的心灵。诗雨完全被静水清韵自然的美和高雅的气质镇住了。

静水清韵轻声细语的对诗雨说着,温馨的话语犹如一股带着春意的清泉在诗雨的心中冲荡着,他对松竹风韵的疑虑原象一座冰山横亘在心底,现在这座冰山处在清泉温柔却又以一种不可抵挡的力量冲荡中,迅速的溶化,溶化的支离破碎,心情的大河逐渐流动起来,…… ……

玫瑰盛香出门走到花圃旁,擦干眼泪,轻轻的叹息着。松竹风韵走出门来,思考着慢慢走到她身旁。

玫瑰盛香说:“松竹大哥,对不起,诗雨刚才对你的态度让你生气了吧?”

“没什么,我最看不惯欺负老婆的男人!”松竹风韵有些气愤的说,停了一会儿,“不过,我刚才也有点激动,真不该发火,诗雨主要是躺在床上不能下地着急,心情烦躁,使自己某些顾虑扩大化了,导致造成心理误解。”

“唉,天天与我吵架,这段时间我最头疼的就是这个事,这可咋办呢?”玫瑰盛香愁眉苦脸的说。

松竹风韵笑了笑,“别发愁,我家清韵是心理医生,她肯定能很快摆平诗雨的心理问题,放心好啦。”

“松竹大哥,她是你的夫人吧,真是又年轻又漂亮。”玫瑰盛香话语中带点女人常有的妒嫉。

“夫人?嗬嗬嗬,”松竹风韵轻轻笑起来,然后又点点头说,“噢,对,就是夫人。”

玫瑰盛香莫名其妙的看着松竹风韵:这有什么好笑的呢?她感到松竹风韵就是一个猜不透的谜。自从与松竹风韵结识,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认识了一个大老板,生活的前景一片阳光。在诗雨出车祸后,她深感沮丧和失望,但没想到松竹风韵会大力出手帮助她,重燃起她心中激情的火焰,她又是兴奋又是迷惑:与松竹风韵萍水相逢,非亲非故,他怎么对我这么好呢?是要吞并玫瑰香园?还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不,都不象,到底因为什么呢?尽管她感觉松竹风韵帮助她绝无歹意,还是很想揭开这个谜。

玫瑰盛香用毛巾擦擦泪痕,往松竹风韵身边走了两步,说:“松竹大哥,我想问个事,请哥哥如实回答,好吗?”

“哟!什么事呀?”

玫瑰盛香想了想,“我与你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这么大力的支持我,帮助我?”松竹风韵刚要开口,玫瑰盛香立刻扬起手说:“不能说因为缘份。”

松竹风韵笑了,“刚才在屋不是说过了吗?因为你自强自立很能干,对老公照顾的好,我很欣赏你呀!”

“不是,不是,”玫瑰盛香撇着嘴直摇头,一脸的不相信。她压低声音问,“松竹大哥,那天你坐在我家客厅沙发椅上独自流泪是怎么回事?”

松竹风韵刚要说话,“松竹董事长。”一声呼喊,一个中等个子,看上去颇为憨厚、稳健的年青人走过来。松竹风韵扭头一看,“噢,景元华。”说着伸出手来。

景元华快步走过来,握住松竹风韵的手,“董事长好。”

松竹风韵对玫瑰盛香说:“景元华可是一位很棒的园艺师啊!”玫瑰盛香笑着点点头。

松竹风韵又对景元华说:“景元华,可别小看这位玫瑰香园的女园主呀,种植玫瑰花的经验丰富的很,有独到之处,很值得学习呀!”

“是的,董事长,我来这里工作,首先就是向她学习的。”景元华说。

“别,别,别,”玫瑰盛香脸红了,“你们都是专业种植花卉的老师,我得向你们学习呀!”

松竹风韵笑着说:“不要太谦逊嘛。”然后又亲切的问景元华:“怎么样?来这两三天了,有什么感受?”

景元华不好意思的笑笑,“有点想法,我正要征求玫瑰园主的意见哩。”他指着一片白玫瑰花说:“玫瑰园主,能不能把这片玫瑰花移到南边,把那边的花架搬过来,这样有利于分类管理,还有,把…… ……”

他们三个人沿着甬道慢慢的走着,指指点点,兴奋的讨论着,无拘无束的说着自己的见解。松竹风韵时而倾听思考,时而挥着手势讲解自己的看法。一会儿,景元华说:“董事长,我那边还有事,不能陪你啦。”松竹风韵说:“行,你去忙吧,回头把你刚才的想法和建议整理整理写出来,交给满总经理。”景元华答应着与松竹风韵握了一下手,走了。

这时,静水清韵从屋里出来,一边欣赏着花卉一边轻松的向他们走过来。她对松竹风韵喊道:“这里的花真美啊!”

松竹风韵笑着说:“当然美啦,因为种花的园主就很美嘛。”

玫瑰盛香脸红了,“松竹大哥,看你说的……”

松竹风韵哈哈大笑,“来,清韵,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玫瑰香园的园主玫瑰盛香。”

静水清韵上前大大方方的拉住玫瑰盛香的手,“你好。”

松竹风韵带些炫耀的口气介绍说:“这是我家清韵,静水清韵,很有名气的心理医生,水平很高的啊!”他又关切的问:“清韵,给诗雨疏导心理问题效果怎么样?”

“放心吧,效果很好,诗雨现在安静多了。”静水清韵说。

“嗯,我就知道你肯定行。”松竹风韵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清韵,你连续来这儿几天,把诗雨的心理问题彻底排除,情绪完全理顺,不能让他再拖玫瑰盛香的后腿。”

“行!没问题。”静水清韵非常爽快的答应着。

玫瑰盛香十分感动,“谢谢,谢谢,我可真是遇到大好人啦!松竹大哥,你借钱给我,又派人帮我,还帮助我解决家庭问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

松竹风韵笑着指了指静水清韵,“这个嘛,你问她。”

玫瑰盛香拉住静水清韵的手,激动的不知该怎么说,“清韵嫂子,你说……”

“哈哈哈,清韵嫂子,你可真会称呼她。”松竹风韵大笑着说。静水清韵脸上即刻飞起一片红晕。

“大哥的老婆不就是叫嫂子吗?”玫瑰盛香迷惑的分辩着,“要不,她这么年青,叫她清韵小嫂子?”

“哈哈哈~~~”松竹风韵笑得前仰后合,眼泪快要笑出来了,静水清韵也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

玫瑰盛香也马上意识到这个称谓不太恰当,轻拍一下自己的嘴,也哈哈大笑起来。她笑得那么开心,笑得那么畅快,这是自从诗雨出车祸以来第一次开怀大笑。他们的笑声和着花香在玫瑰香园里荡漾着。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