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来生情缘(三十九)  

2013-01-13 10:22:11|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生情缘(39

静水清韵要跟着蒲公英回香港啦,松竹风韵、玫瑰盛香、伊人、满京华等开着车到机场送行。

机场候机大厅,松竹风韵沉默的坐在长椅子上,略显疲惫的脸阴沉着。他的左边紧挨着是若风,若风拿着松竹风韵的公文包,横放在自己腿上,不时左右扭头颇为随意的看着。松竹风韵的右边是满京华,他看看松竹风韵,有意识的上下指着大厅的装饰和布局,低声向松竹风韵说着什么。松竹风韵偶尔仰脸看看,点一下头。

满京华的右边隔一个座位,依次是伊人、静水清韵和玫瑰盛香。伊人和玫瑰盛香都侧着身看着静水清韵,轻轻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静水清韵两眼微微红肿,脸色憔悴,不时微微扭脸,瞄一眼松竹风韵。

玫瑰盛香的右边隔两个座位是美雯。美雯向右扭着身子,正向她右边坐着的蒲公英低声说着,她的手不时的打着手势强调自己的话,书影注意的听着,偶尔探着身子向美雯问什么,蒲公英边听边摇头叹息。她们右边坐着梅氏集团分公司的司机小王,小伙子忙里偷闲,捧着手机全神贯注的忙碌着,时而咧嘴笑笑。

这时,候机大厅的广播喇叭响起来,女广播员甜美的声音通知去香港的乘客到3号通道登机。一听到广播的通知,大家全都站起来,不约而同的看着松竹风韵。

松竹风韵缓缓的站起身来,向蒲公英看了一眼,扭头示意一下若风,若风会意的把手里的公文包递给他。他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封着的牛皮纸大信封,信封上写着“梅轩居士亲启”。他把公文包递给若风,拿着信深情的看了看静水清韵,然而却径直的走到蒲公英面前说:“梅老太太,这是我给梅轩的信,请你交给他。”

蒲公英颤抖着手接过信封,看了看,递给旁边的书影,说;“装包里,放好。”然后她一把紧握住松竹风韵的手,两眼含泪,叹息着说:“松竹先生,大兄弟呀,谢谢你们救了梅轩,救了我们梅家,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梅家今生今世报答不完……,梅家欠你的太多了……”她说着说着,泪珠滚落下来,紧紧抓住松竹风韵的手连声说;“对不起呀,对不起呀……”

松竹风韵脸上毫无表情,说了句:“你保重,一路平安。”欲转身离开,但蒲公英的手却抓得很紧挣不脱。松竹风韵有些气恼,暗暗反手抓住蒲公英的手,用力一握,蒲公英感到被握的一疼,轻轻“啊”了一声,手本能的往后一缩,松竹风韵趁机转身走到静水清韵面前。

他们俩深情而又悲伤的对视约有半分钟时间,松竹风韵抬起手轻柔的梳理着静水清韵有些凌乱的头发,一下,一下,……柔软的头发在他指缝间流过,仿佛是轻柔交流的话语,一切尽在不言中,此时无声胜有声。三年啦,他同情、呵护、热烈的爱着静水清韵,但从未如此细致的为她梳理头发,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马上,他们就要分手,犹如生死离别,从此天涯一方。在这即将离别的最后时间里,他仿佛要把全身心的爱都通过手指注入到静水清韵的身上,他细心捏去静水清韵的肩膀上一根头发,用手轻轻拍了拍她衣服上细微的尘屑,整了整她的衣领。细致入微的关怀,让周围的人都感动的流泪。静水清韵强咬着抖动的嘴唇,泪水成串的滚落下来。

松竹风韵轻轻抹着她脸上的泪珠,心头一热,感到眼前的静水清韵模糊起来。他强忍着泪水握住静水清韵的手,咧嘴笑了一下,“清韵,保重!”然后转身快步向候机大厅门口走去。

若风首先反应过来,他向静水清韵招了招手说:“清韵,一路平安!”转身紧走几步跟随松竹风韵走去。

“爸。”伊人喊了一声,又走到静水清韵面前,一声“清韵姐”,她与静水清韵拥抱在一起。静水清韵在她耳边抽泣着说:“伊伊,常回家看看,照顾好你爸。”伊人“嗯”了一声说:“清韵姐,多保重。”然后松开手转身小跑着向松竹风韵追去。

满京华朝着伊人喊:“伊人,别跑,慢点!”他扭头走到静水清韵面前,握住她伸出来的手说:“清韵姐,祝你一路平安!到那儿多多保重,身体是最重要的。”静水清韵点头说:“谢谢。”

满京华又礼貌性的朝蒲公英、书影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向伊人追去。他见伊人已跑远,便放慢了脚步,回头想招呼玫瑰盛香,却见她与静水清韵握手言别,静水清韵右手比划着向玫瑰盛香交待着什么,玫瑰盛香抹着眼泪不住的点头。满京华又回头看了看已跑出门的伊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边走边自言自语的低声说:“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松竹风韵走到车前,若风抢先一步把后车门拉开,松竹风韵坐了进去,若风刚要关车门,伊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也坐进车里,喘息着埋怨说:“爸,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松竹风韵轻轻的喘着气,一声不吭的望着车窗外。伊人看了看他,拉住他的胳膊摇晃一下,轻轻叫了声“爸”,就把头靠在松竹风韵的肩膀上。松竹风韵微微扭头说:“爸没事。”又沉默着望着车窗外。

玫瑰盛香和美雯边走边说,从候机大厅慢慢走过来。她们站在满京华的车旁,仍然意犹未尽的、激奋的交谈着。

这时,天空传来一阵飞机的轰鸣声,松竹风韵象触电似的,挣脱伊人拉着胳膊的手,推开车门走出来,急切的向天空望去。一架客机轰鸣着从头顶掠过,松竹风韵眼含热泪,望着飞机向前追了几步,举起右手,频频摆动,好象看到静水清韵在舷窗里望着他似的。

伊人喊着“爸”急匆匆的钻出车门走过来,她拉着松竹风韵的胳膊,玫瑰盛香叫了声“松竹大哥”也快步走过来,站在松竹风韵身旁,美雯走过来,满京华和若风也从各自的车里走过来,大家不约而同的向远去的飞机行注目礼。

飞机渐渐消失在遥远的天际,松竹风韵仍举着右手痴痴的望着那个方向。玫瑰盛香轻轻叫了声“松竹大哥”,拉着他仍举着的手放下来。松竹风韵深深叹了口气,说:“姻缘不佑我呀!”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