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柳语山庄救过地下党员(来生情缘69)  

2013-11-12 10:54:48|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轻轻叹了口气,作为父亲,他又何尝不想让儿子生活幸福、事业有成呢?况且他们只有这一个儿子,这是他希望的寄托,是林家家族的骄傲啊。想想儿子在厂里竟遭到挨批斗受欺辱的不公正待遇,他的心象被刀割一样疼痛。听了奶奶的话,他陷入了沉思,回想起了与原S市副市长郝世博相识交往的一幕一幕。

解放前,郝世博是S市地下党的负责人。一次,因叛徒出卖,大批特务突然闯进了地下党正在开会的联络站,郝世博立刻指挥大家四散撤离,他自己则有意制造声响吸引大部分特务追赶,穿小巷,翻墙头。特务们边追边开枪,他的左臂被打伤,忍着痛翻过一道围墙,不经意中跑进了柳语山庄的后花园。

那天,恰巧爷爷一个人在小菜园里锄草,忽听“嗵”的一声,他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见从墙外跳过来一个年青男人,手捂着左臂跑过来低声说:“老板,借宝地躲避一下。”爷爷听见墙外传来特务们杂乱的脚步声和吵闹声,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马上放下工具,低声招呼说:“快跟我来。”领着郝世博跑到内宅,恰巧碰见了奶奶。奶奶一楞神,爷爷急促的说:“快!让他藏起来。”奶奶一闪身,把郝世博让进一间屋子。这时,从大门外传来特务们大呼小叫着的砸门声。仆人刚把门打开,一群特务蛮横的推开仆人蜂拥而入。

爷爷迎上前去责问:“干什么的,怎么回事呀?”特务们并不应声,也不打招呼,急急忙忙的从他身边向后花园跑去。爷爷略显尴尬的看着特务们背影楞了一下,一回头,看见后面的特务队队长刘麻子,立刻笑脸相迎,“哎哟,刘队长,你怎么有空来啦,大驾光临,寒舍生辉呀!呵呵”

刘麻子头戴礼帽,脸上架一副黑墨镜,嘴里叼着洋烟卷,身边跟着两个小特务,他仰着脸,傲气十足的问:“林老板,听弟兄们说,一个共党分子跳进你家后花园啦?”

爷爷装得很惊讶的说:“不会吧,我一直在家,没见到呀!那就快让弟兄们到后边搜搜,别让共党跑了。”他又换成笑脸说:“哎呀,我说刘队长,你整天忙着公事,也不到我这来坐啦,今天既然来了,说什么咱俩也得喝两杯。”说着,拉着刘麻子的手往客厅里让。

刘麻子假意推辞着,“公事在身,改日再说吧。”爷爷说:“那也得进屋喝杯茶吧,后边让弟兄们去搜,刘队长你放心,共党要是真跑进这院里,那他跑不了啦。来,来,来。”说着把刘麻子拉进屋让座,让用人赶紧沏茶倒水。他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惊慌,装着若无其事的轻松模样,坐下来与刘麻子闲扯。

一会儿,一个特务小头目走过来报告,“队长,前后院都搜过了,没有。”爷爷赶紧接过话头说:“看看,没有吧,刘队长,是不是弟兄们看错啦?或者是共党从北墙上又翻走了?”

刘麻子想了一下摇摇头,特务小头目又问:“队长,屋子里还搜不搜?”

“搜!所有房间都搜一下。”刘麻子下命令说。

爷爷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儿,装做不高兴的说:“哎哟,我说刘队长,不相信我呀,我能藏匿共党吗?”

刘麻子摆摆手说:“林老板,别误会,你不知道,今天找得是共党一个重要人物,上峰已经多次下死命令要抓住他。抓住他,我不但好交差,还能得到一大笔赏钱哪。”

特务们领命去搜查屋子,爷爷一阵紧张,猛然,他灵机一动,转身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摞银元,褪在袖子里,走到刘麻子面前,暗暗递到他的手里,笑着低声说:“刘队长,一点小意思,嘿嘿。”

刘麻子低头瞄了一眼,回头对身旁的小特务交待,“去对弟兄们说,到各屋看一下就行了,不准翻箱倒柜的毁东西,不准难为林老板的家人。”小特务应了一声出去传令。他把银元塞进腰包里,“嘿嘿”笑着对爷爷说:“林老板,你坐,放心,只要我发话,弟兄们不敢乱来。”爷爷强笑着说:“那是,那是。”一边又回到座位上,忐忑不安的与刘麻子品茶乱聊。

特务们挨屋乱窜,床下、柜子里,门后……搜得很仔细。当特务们搜到奶奶看书的那间屋子时,一个特务刚跨进门槛,奶奶迎了上去。她身穿长长的黑色连衣裙,白纱巾搭在头上,披在两肩,胸前挂着一个十字架,手捧一本《圣经》,声音平缓而又不容置喙的问:“先生有什么事吗?今天是主的安息日,请不要打扰他的清静。”接着,她捧着《圣经》念诵起来,“神圣的主啊,请你搭救我出离淤泥,不叫我陷在其中,求你使我脱离那些恨我的人,使我出离深水。……”她的声调抑扬顿挫,缓慢而又深沉,隐约还夹杂着一丝颤栗,仿佛是来自天国的声音在屋里回荡,整个屋子里充满了一种令人生畏的神秘气氛。

奶奶这个阵势还真把特务们给镇住了,跨进门槛的特务呆楞的看看奶奶,又伸头向屋内扫视了一圈,转身向身后的特务努努嘴,走了。

客厅里,爷爷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恐慌,与刘麻子乱扯闲谈,一个特务走进来,“报告队长,房间都搜遍了,没有。”

“没找到?都仔细搜了吗?”刘麻子疑惑的问。

“是的,都仔细搜了,只有小教堂那屋没仔细搜。”

“什么小教堂,为什么不搜?”

“那屋,老板娘是教会的……”特务弯腰附在刘麻子耳边说了几句。

爷爷听到特务们说没找到,暗自松了一口气,又听到特务提到奶奶是教会的事,连忙上前说:“刘队长,内人是教会的执事,教会的人不好惹,连我都让她三分呀。我敢打保票,她是决不会藏匿共党的。”

刘麻子想了想,一拍桌子骂道:“他妈的,又让他跑了,走,给我继续追!”特务们簇拥着刘麻子急急的往外走,爷爷寒喧着送他们到门外,见特务们走远,进门命令用人,“插上门。”他向围墙上望望,急忙来到被特务们称为小教堂的那间屋。

郝世博站在屋子里,爷爷气喘吁吁的跑进来,郝世博双手抱拳说:“林老板,万分感激你的救命之恩,郝某日后定会重谢。”说完,转身要走。

爷爷喘着气说不出话来,连连摆手,指指外边,“别,别,先别……出去。”又指着郝世博左臂上的枪伤,示意奶奶赶紧找东西为他包扎。

郝世博在柳语山庄住了两天。他本来是某大学毕业的,胸有才华,满腹学问,与爷爷天南地北、古今趣闻,聊个没完,聊陶渊明,谈诗词歌赋,聊徐霞客,评名山大川,两人聊得颇为投缘。爷爷感慨的说:“我一生交友无数,还没有与共产党交往过,没想到共产党中还有这样才华横溢的大学问人,真让我佩服之极。”郝世博趁机又向他说明了共产党的一些宗旨和理想。从那以后,郝世博时常化装成大商人来柳语山庄,与爷爷渐渐成了要好的朋友。

S市解放后,郝世博任副市长,主抓工商业管理,恢复城市经济。他经常对爷爷讲解一些党对民族工商业者的政策,讲一些革命道理,鼓励爷爷继续做好织布厂和店铺的经营生意。爷爷在他的帮助下,积极为国家经济建设捐款捐物,在抗美援朝时,爷爷捐了布匹、粮食和一吨多自己腌制的大头菜。受到国家的表彰,荣获“红色资本家”的称号,成为市政协委员,后来还在当地工商联挂名副主席之职。

但后来郝世博调到外省任职,自从公私合营后,爷爷赋闲在家,感到渐渐被冷落和疏远。开会少了,看文件和阅读报纸的待遇也渐渐取消了。他虽然有些失落感,但他并不在意,本来他并不想当什么官。只是儿子在厂里挨批斗,让他有些心痛。唉,看来按祖训说的“后人宜商”不适应现在新社会了,他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听众郝世博的话,让儿子到市局委机关里去工作,以至让儿子落到现在这一步。嗯,为了儿子的事,他决定去找找郝世博。

他暗自点点头,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一抬头,见屋里的人都在看着他。他慢悠悠的说:“郝市长自打前年来这里后,我们已有两年多没联系了,听说他又调到北京了,可能是他太忙吧。明天我先打听一下他的详细单位地址,然后找他去。唉,也不知道行不行,赶在这个反右运动的时候。”

林吉祥一听父亲的话,象注了一针强心剂,兴奋的站起来走到父亲身旁,说:“爸,你快去吧,凭着你与郝叔叔的关系,准行。”

爷爷上下打量看了看他,郑重而又温和的说:“吉祥啊,我知道你聪明也很有才干,你要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不要被一时的挫折所击倒,以后终会有发挥你才能的时候。‘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你仔细品品客厅里这副对联,就是要后人学会适应形势变化,保持心态的平和,象你这样动不动就想掐死人家,心态算平和了吗?”爷爷抬起右手摇动着,拇指和食指分开做了个八的手势,说:“送你八个字,‘谨言慎行,忍而不怒’,一定给我记好,这八个字无论你到哪去工作,都非常适用。”

“是,谢谢爸爸对我的肯定,我一定记住爸爸的话,谨言慎行,忍而不怒。”林吉祥高兴的大声说。他仿佛看到人生的转机,看到了新的希望和光明的前途。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