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实在难咽这口气(来生情缘70)  

2013-11-19 15:02:34|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命运似乎就是在考验人,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使他忘记了父亲谆谆教诲的这八个字,冲动之下,他惹下了滔天大祸,一失足成千古恨,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柳语山庄也陷入生离死别的苦海之中。

第二天上午,象往常一样,林吉祥和女工蓝朵在车间整理织布的线盘,孙三倒背着手,晃悠着巡视过来,脸上一副春风得意的神色。

孙三被提升为保卫股长,他的工作任务就是保护工厂的财产安全,防止个别工人偷拿布头之类的东西;监督工人遵守劳动纪律等等。他不怕得罪人,敢说敢管,只要他抓住你的错,就摆出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翻脸不认人,所以,大部分工人对他是又恼又怕。

走到林吉祥他们面前时,女工蓝朵主动与他打招呼:“哟,孙股长,今天穿这件新工作衣,真象个当大官的呀!”

孙三听了心里甜滋滋的象吃了蜂蜜,却故意一本正经的严肃的说:“谁是当官的呀?我可不是解放前欺压老百姓的官老爷,现在是新社会,我是革命干部,知道吗?”

女工蓝朵一楞神,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随即改口说:“对,对,你是革命干部,我说错了。瞧你这派头,就是个大干部的派头。”

孙三故意挺胸仰脸,笑着说:“那是当然啦,干社会主义就得有个派头。”说着,瞟了林吉祥一眼,继续往前晃悠着走。

林吉祥抬头看了一下他的背影,低头冷笑着自言自语的说:“指望这号人干成社会主义,嘻,门儿都没有。”

哪知林吉祥低头说话的时候,孙三又不声不响的踅了回来,他指着林吉祥斥问:“林吉祥,你说我什么坏话?!”

林吉祥猛然抬头,惊惧的说:“我没说什么呀。”

“你敢说没说什么?哼!”孙三看着女工蓝朵问:“他说我什么你听见了吧?”

蓝朵迟疑了一下说:“没说你什么呀,他是说这线太细不好整,真的,孙股长,他没说你。”

孙三指着蓝朵大声说:“你是什么阶级立场,回头到厂部说清楚!”然后又指着林吉祥说:“林吉祥,你以为我没听见吗?你说我忘恩负义是不是?”他朝前迈了一步,指着林吉祥的鼻子说:“我告诉你,林吉祥,我是贫下中农出身,你是地主资本家出身,现在我是革命干部,你是资本家的孝子贤孙,咱们是两个阶级,跟你这号人讲什么恩,讲什么义呀!”他说一句,指着林吉祥的脸往前迈一步,直把林吉祥逼到墙边。

林吉祥一看无了退路,生气的抬手打掉孙三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手指,忍住气转身向一旁走去,边走边说:“那是呀,跟你讲什么恩什么义呀,对牛弹琴。”

孙三是个半文盲,当然不懂得“对牛弹琴”这个名词的意思,但他感觉这肯定不是一句好话。他转身追过去,左手一伸抓住林吉祥的脖领子,大声喝问:“你骂我什么?!”

林吉祥抓住他的手护着衣领大声反问:“谁骂你啦?”

孙三右手指着林吉祥的脸说:“别以为我没文化,听不懂,好小子,你这个资本家的狗仔子,竟敢骂革命干部,你找死呀!”说着,用力一推,林吉祥一个趔趄,被脚下的废纱绽绊倒,重重摔在地上。

林吉祥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怒气,脸胀的通红,握着拳大声质问:“孙三,你凭什么打人!”

孙三冷笑着说:“哼,打别人犯法,打你这敢骂我的资本家狗仔子,不算犯法,该打。”他上下打量一下林吉祥,“怎么?你还想打我呀?你敢摸我一指头,我让你蹲大狱,挨枪子。”他见林吉祥怒目圆睁,握着拳头一步步向他逼近,惊恐之下,他突然挥拳,先发制人,一拳打在林吉祥的下巴上。

林吉祥遭到这冷不防的一击,向后倒退了几步,“扑通”一声又摔倒在地上,几滴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流出来。他挣扎着慢慢坐起来,用手抹了一下嘴唇,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血迹,气咻咻的朝地上吐了一口,腾的一下站起来。他两眼喷着怒火,脸上有一道未抹净的血迹格外显眼,牙齿咬得格格响,喘着粗气,胸脯一起一伏的,紧握着拳头,向着孙三一步步慢慢逼过来。

这时,车间的机器停了,工人们都围过来。孙三被林吉祥的气势惊呆了,他看着林吉祥,一时楞怔在那里。林吉祥象一头欲发怒的狮子,走近孙三,刚要挥拳,车间主任风清扬一步插到他面前,大声喝道:“林吉祥,你想干什么?去,干活去!”然后他背对着孙三向林吉祥使着眼色,女工蓝朵也急忙上前向后拉着林吉祥。

风清扬又回过头来,对孙三说:“孙股长,别生气,你忙你的,这事我来替你处理。”

孙三回过神来,气哼哼的说:“你这个资本家的狗仔子,厉害什么?!现在不是你老子当老板的时候,奶奶的,给我好好监督他劳动改造,再敢骂人乱说话,马上向我报告,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

“一定,一定,我一定监督他好好劳动,你忙,你忙。”风清扬边说边推着把孙三劝出车间。他回过头来,对着围观的工人大声说:“都给我回自己岗位上去。”工人们“噢”的一声议论着散开了。

风清扬走到林吉祥面前低声说:“你冲动什么呀?他打你,厂长最多批评他几句,你敢打他呀?打了他,你就摊上大祸啦。林吉祥呀,好汉不吃眼前亏。”

女工蓝朵拿着一块沾了水的布片,递到林吉祥面前,“快擦擦你脸上的血迹吧,唉,都怨我啦,好多嘴与他说话,引来这么多事。”

林吉祥接过布片,沉默无语,慢慢的擦着脸,他的嘴唇哆嗦着,充满怒火的眼睛望着车间门外孙三悻悻走去的背影。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