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坟茔地怒打孙三(来生情缘71)  

2013-11-21 16:16:38|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三身为厂保卫股股长,对工作很负责。他管辖着门卫、夜晚巡视值班员等七、八个下属。每天傍晚,下班时间一到,孙三就象个门神似的站在大门口,两只眼睛犹如现在超市商场出口设立的电子防盗器,扫描着每一个匆匆下班出厂的工人,看其是否暗藏夹带厂里的东西。待工人全部走完后,他还要在厂区车间巡视一遍,看有没有火灾隐患和其它异常,然后召集门卫、值班员开个小会,反复传达厂领导交待的注意事项,待一切他认为安排妥当,才下班回家,所以,他几乎每天上下班来回都是顶着星星。

孙三家住S市东郊,距棉织厂有十几里路,当时,他家穷,买不起自行车,所以,上下班都是步行,他身强力壮,腿脚麻利,个把小时就到家。离他家三、四里路有一片坟地,他常常为节省时间抄近路,上下班都从坟地中间一条小路上经过。孙三胆大,不信鬼,不信神,即便夜晚走在这条紧挨着大大小小的坟茔而弯弯曲曲的灰白小路上,也从不惧怕。习惯了,就犹如走在大街上一样。

这天傍晚,天已黑了,孙三象往常一样,沿着坟地这条小路快步往家走。忽然,他感到眼前一个黑影一闪不见了,他喊了一声:“谁呀?”无人应答,坟地一片寂静,只有偶尔蛐蛐的叫声和萤火虫飞过。他揉揉眼睛,以为是错觉,就又继续往前走。

刚走几步,“忽”的一声,黑暗的坟茔后边飞过来一个东西,划过他的头皮,“嗵”的一声落在地上。孙三感到头皮有些疼痛,吓得毛发倒竖,慌忙蹲下身子,捂着头,伸着脖子惊恐的朝黑暗处张望,同时大叫:“谁呀?有……有种的你出来!”

没人应声,一片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似的,孙三刚要喊叫,在一座坟茔后边,一个黑色的身影稳步的向孙三走过来,孙三慢慢直起身子,惊恐的看着,待离他有三、四步远的时候,他才看清来人是谁。惊疑的问:“林吉祥,你在这儿干什么?”瞬间,他似乎明白了,“噢,好哇,林吉祥,你想报复暗害革命干部,你胆子不小啊!”

林吉祥冷笑一声,“我哪敢报复你呀,我是向孙大股长汇报我的反动言行哩。”

孙三松了一口气,说:“吉祥,我知道你恨死我了,今天真不该先动手打你,为这事,王厂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狠狠的批评了一顿,但你不该先骂我呀,我大小也是个革命干部,你当着工人的面骂我,以后我还怎么工作呀。”

“呸!”林吉祥朝地上吐了一口,“就你这熊水平,连个好赖话都听不明白,也配称革命干部。当初我对你那么好,当成哥哥敬,你想学习,我买笔买本子教你识字,有好吃的都想着你的一半,你的孩子有病了,我跑前跑后的找医生,治疗费不够我为你垫钱,真想不到呀,你竟反咬我一口,还动手打我,忘恩负义,你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孙三似乎是感到理亏了,忍气低声说:“吉祥,这会儿你骂我什么,我都认了,你哥对不住你,批斗你,也是我没办法的事。市委政工部的赖主任说我是贫下中农的子弟,怎能与资本家的儿子称兄道弟呢,他要我积极与你划清界限,揭发你,批斗你,表现好了要提拨我,……”

“哼,你为了当官,你就把我往死里整呀,你算什么东西?!”林吉祥气愤的骂道。

“一开始我拒绝了,坚决不干,你对我那么好,我也不是没良心的人呀。但赖主任吓唬我,说我是农村户口,被招工到织布厂违反党的政策,如果我不批斗你,他就要把我撵回家种地,从厂里除名。这…… 唉!”孙三叹了口气,话语里含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味道。

“一派胡言!”林吉祥说,“我与他赖主任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他怎会非要逼着你揭发我呢?!”

“我说的是实话,吉祥,我也是听他们说的,这赖主任与调走的郝市长有些不对劲儿,两人曾有过争执,当初郝市长把你老爸推上去,赖主任不服,郝市长调走后,赖主任一直想把你老爸整下去,这遇上了反右派的机会,他想整,但你老爸在家养老,整不住他什么了,就想着要整你了,……要说,这都是我们党内的事,不叫往外乱讲的,我也只是看咱俩的交情才与你交底的。”孙三说。

“嘻,”林吉祥冷笑一声,向前跨了一步,指着孙三的鼻子说:“什么我们党内的事,你是党员吗?你这号熊人,就算当上党员,也是一个经不住利诱的无耻叛徒。”

孙三被逼得后退一步,他抬手把林吉祥点他鼻子的手打开,有些生气的说:“林吉祥,我可是让着你哩,你不要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太过份。这两天,因为你,俺老婆回娘家不回来,我正烦着哩。”

“你老婆回娘家,关我什么事?”林吉祥气恼的问。

“我带头批斗你,她骂我是没良心,我说她头发长见识短,她骂我缺德,干得事不算人,我一气打了她,她哭着回娘家了,我去叫了几次她都不回来。”孙三生气的说。

“嫂子说得太对了,你干得事就是不算人,连狗都不如。”林吉祥仍用手指点着孙三骂道。

“你,你……”孙三被林吉祥骂得狗血喷头,忍不住要发火,但还是咽了口吐沫,以威胁的口气说:“吉祥,识相点,你给我回去,白天我打你一拳,晚上你砸我一砖头,咱俩算扯平了,我也不再追究你今晚暗害革命干部的罪责,今后,谁也不欠谁的了。”

“谁也不欠谁?X你奶奶的,你欠我的太多了,这辈子你都还不清。我咋瞎了眼结交了你这么个无耻小人,呸!”林吉祥朝着孙三的脸上吐了一口。他原本想,看来这个事也不全怨孙三,现在砸也砸了,骂也骂了,气也出了,这个事就此了结,从此彻底与孙三断绝关系。所以他向孙三脸上吐了一口后,想从孙三身边擦身过去回家。

没想到孙三恼羞成怒,他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液,翻手抓住林吉祥的衣领拉到自己面前,恶狠狠的说:“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我是病猫呀!我看你是不识抬举,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林吉祥一看自己被抓住,左右挥拳向孙三脸上、身上打去。孙三气急败坏,他脚下使绊,一拳打在林吉祥的下巴上,林吉祥站立不稳,倒退两步“嗵”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这林吉祥虽然年青力壮,但他属于文人类型的,从没有与别人打过架,论身体论力气,打架斗殴显然不是孙三这类人的对手。

林吉祥被重重摔在地上,疼得一时缓不过气来。蜷曲着身子侧身躺在地上,象昏过去了一样。孙三走到林吉祥身边,冷笑着说:“林吉祥,你行吗?论打架我让你十个。”他见林吉祥一声不吭,弯下身子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哪知道此时忍着疼痛的林吉祥,孙三这句话激起他男人的血性,被欺辱的怒火猛得燃烧起来,他“啊”的吼了一声平身一抬双腿,想趁双腿一蹬的惯性,站起身来。没料到在黑暗中这一蹬,竟蹬在身边弯腰观察他的孙三的小腹下。这好似“兔子蹬鹰”的一脚力道不小,孙三被蹬得“登登”向后退了两步,被一个断树根绊倒,仰面倒下,只听他“哎哟”一声,头重重的碰在一座坟茔前墓碑石头底座上,当时就头破血流。他右手捂着头上的伤口,挣扎着坐起来,咬着牙,疼得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的林吉祥犹如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他从地上爬起来,模模糊糊见孙三坐在那里,他一脚向孙三踢过去,孙三惨叫一声,被踢倒在地。林吉祥象疯了一样,向躺在地上的孙三发泄似的一阵乱踢乱踹。孙三一开始还试图且手去阻挡,但渐渐抵挡不住,昏厥过去,一动不动的任其踢打。

黑暗中林吉祥一脚踢空,摔倒在地,又翻身骑在孙三的身上,象武松打虎似的,双拳向孙三身上乱捶乱打,边打边恼恨的说:“我打死你这忘恩负义的畜生,我打死你这…… ……”直打得筋软手麻,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他喘息着指着躺在地上的孙三说:“孙三,你,你小子别装死狗,起来,跟我打呀,你不是能打我十个吗?”见孙三一动不动,他感觉不对劲儿,连忙爬过去,凑近一看,见孙三满脸是血,他心里一惊,赶忙坐起来,边推着孙三边叫:“孙三,孙三,三哥,孙……孙股长。”他又伸出手放在孙三的鼻子下,呀!慌乱中他似乎感觉不到气息。他蹭的站起来,马上想到救人,见不远处有灯光,他弯腰抱起孙三,顺着微弱的星光下灰白的小路向灯光处奔去。可是,刚走约十几步,实在是走不动了,他跌坐在小路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向四处张望。

忽然,林吉祥听到小路的那端,传来说话和脚步声,还有一道手电筒的光亮晃动着,他一阵惊喜,刚想张嘴呼叫求救,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孙三又一阵惊恐,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脚步声和手电筒的光亮越来越近,他连滚带爬的钻进了墓地,斜躺在一座坟茔边,捂着嘴喘息着,听到那边传来行人发现孙三的惊叫和议论声,他暗自松了口气:孙三有救了。稍歇了一会儿,他挣扎着站起来,听听那边的动静,辨别了一下方向,悄悄的借着暗淡的星光,弯着腰走上大路,仓惶的向家里奔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