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老天啊,保佑我儿平安(来生情缘76)  

2013-12-13 15:04:00|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柳语山庄的一个难眠之夜,梧桐雨睡在周梦媛的卧室里,守护着小松竹,她叹息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迷迷糊糊的刚入睡,小松竹因小解醒过来,一看旁边躺着的是梧桐雨,哭着要找妈妈。梧桐雨照护着他小解完事,然后左哄右劝,折腾了好大一会儿,小松竹才重新入睡。梧桐雨叹息一声,躺下再没有一点睡意,翻来覆去的想想这,想想那,不知不觉天亮了,她看了看熟睡的小松竹,悄悄下床去做早餐。

爷爷和奶奶也几乎是一夜未眠。奶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越想越为儿子和儿媳的安全担忧,一会儿竟“嘤嘤”的低声哭起来。爷爷拧亮罩子灯,拿来毛巾为她擦着泪水,百般温柔软语劝慰着。奶奶心疼爷爷,恐怕爷爷休息不好影响身体,就接过毛巾自己擦干眼泪,劝爷爷抓紧时间休息。爷爷拧暗罩子灯,假装鼾然入睡,奶奶则背过身子,用毛巾紧紧捂着嘴,不让哭声影响爷爷,泪水却如泉涌流,枕头全湿透了。不一会儿,她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却又被儿子林吉祥全身流血的噩梦惊醒,出了一身冷汗。她再也没有睡意,一看窗户天已大亮,牵挂着孙子小松竹,就急急下床走向小松竹的卧室。

小松竹哭闹着找妈妈,一家人哄劝着,心烦意乱的草草吃过早餐,梧桐雨收拾起碗筷碟盘到厨房洗刷去了,奶奶哄着仍旧要找妈妈的小松竹,爷爷则沉默的坐在客厅的红木太师椅上,半闭着眼深思着,他清楚的意识到,一声劫难即将来临,他仿佛看到远处有一个说不出来名的怪物,虎视眈眈的,正向柳语山庄扑来。他是一家之主,为了保护这个家,保护身边唯一的孙子小松竹——林家的后代,他必须挺身而出,应对可能发生的一切。他左手紧紧抓住太师椅的扶手,右手不时拍打着右边的扶手,苦苦思谋着应对之策,象一个拳击手,面对强于自己的对手,虽忐忑不安,却暗暗蓄积着自信和力量。

上午近中午时分,几名警察来到柳语山庄,带队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枫之林。

警察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抓捕一个小小的林吉祥为什么惊动一个市局副局长带队呢?据听说,孙三当天晚上获救后,村治保主任立刻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并派村里人把重伤奄奄一息的孙三紧急送到市区大医院抢救。警察到现场查看,浓浓的夜色中,也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就到医院询问孙三。但当时孙三伤情严重,处在昏迷中,经过医院医生一夜的大力抢救,上午,孙三总算从鬼门关被拉回来,苏醒过来后,浑身缠满绷带,脸部只有眼睛和鼻孔、嘴露在外边。警察询问他凶手是谁,他微微睁开眼睛,嘴巴艰难的吐出“林吉祥”三个字,就又疼痛的昏厥过去。

弄清楚了打人凶手,警察立即向局领导作了紧急汇报,副局长枫之林一听说凶手是织布厂的林吉祥,立刻想到林吉祥的父亲这个红色资本家,他是市政协委员,又是市工商联的副主席,与上调北京的郝世博市长有很深的交情,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他想了想,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柳语山庄,抓捕打人者林吉祥。

听到院子里杂乱的脚步声,爷爷立刻睁大了眼睛,枫之林在院内高喊:“林主席在家吗?”爷爷赶紧走出屋门迎上前去,笑呵呵的说:“哟,枫局长,稀客呀,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呀,来,屋里坐。”

枫之林笑笑走进客厅,左右看了看问:“林主席,你儿子林吉祥呢?”

爷爷边让座边说:“上班去啦。”

“他什么时候上班去啦?”枫之林紧接着问。

爷爷故意以责怪的口气说:“嗨,我正着急呢,昨天早上去上班,到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是加班呢还是开会哩,忙得也不给家说一声,这孩子!你找他有事呀?”爷爷故意反问。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枫之林坐在另一个太师椅上说:“你儿子林吉祥在外边给你闯大祸啦!”

“怎么啦?”爷爷故作惊讶的问。

“昨天晚上,他在孙家坟,打伤了织布厂保卫股长,孙三。”枫之林看着爷爷的脸,一字一句的说。

“什么?你说吉祥把孙三给打了?不会吧,他们俩好得象亲兄弟似的……,再说了,吉祥也打不过孙三呀,……不会,不会。”爷爷连连摇头,下意识的躲避着枫之林审视的目光。

枫之林盯着爷爷看了一会儿说:“千真万确,孙三现在还在市医院抢救观察室里呢,昨天晚上抬到医院,医生抢救了一夜,今天上午总算从昏迷中醒过来,捡了条命呀!他亲口说是林吉祥打了他。”

“啊,真是吉祥干的。哎哟勒,这个逆子呀,他怎么会干这样的事呀!气死我啦,气死我啦……,他现在在哪呀?”爷爷喘着粗气抬头问。

枫之林微微冷笑一下,“这也是我来这里请教林主席的问题。”

爷爷一拍脑袋说:“你看我,气糊涂了,哎,哎,对不起呀,枫局长。”

枫之林站起身来说:“林主席,你要是知道林吉祥的去处,请劝他尽快去投案自首。你是政协委员,又是工商联的副主席,我们党的政策你是清楚的。现在全国都解放了,犯了罪,无论你藏在哪里,我们都能找到。不过,一旦我们抓住他,那罪就大了,到时恐怕谁也保不了他,也影响林主席的声誉呀!你说对不对?”

爷爷也站起身来连连点头,“对,对,局长说得对,找到他我一定拉他去自首。唉,这孩子,怎么给我惹这么大个事哟。”

 这时,小松竹“我要妈妈,我要妈妈”的哭喊着从屋里跑出来,后边,梧桐雨呼唤着“小松,小松”从屋里追出来。小松竹跑到客厅,一看到几个陌生的警察,顿时停止了哭喊,瞪着明亮的眼睛惊恐的看着,又认生似的回头扑到梧桐雨的怀里。梧桐雨搂着小松竹哄着说:“不怕,不怕,警察叔叔可好啦,他们最喜欢听话的小松竹哪。”

枫之林扭头看了看小松竹,突然问爷爷:“林主席,你的儿媳妇呢?”

爷爷稍微一楞,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儿媳妇?梦媛?梦媛去哪啦?”他朝着梧桐雨煞有其事的急切的问。

梧桐雨不慌不忙的回答说:“多会儿,她说吉祥一夜没回来,不放心,就到厂子里找吉祥去了。”

“噢。”爷爷暗自松了一口气,回头对枫之林说:“到厂里找吉祥去啦,唉,一家人都急呀。”

枫之林想了想说:“那好吧,林主席,我们走了,刚才说得话,你一定要想明白,千万不要一错再错呀。”说完,朝几个警察一挥手,几个警察随着他走出客厅。

爷爷随后跟着送客边走边说:“放心,枫局长,只要吉祥一回来,我就立刻拉着他去自首,唉,这孩子,……”

送走了枫之林及其警察,爷爷赶快掏出手帕擦着头上渗出的汗水回到客厅,他缓了一口气,见小松竹正在奶奶怀里哭闹着找妈妈。奶奶眼圈红着低声问爷爷:“走了吗?”爷爷点点头,奶奶的泪水夺眶而出,“嘤嘤”的哭着。

爷爷走上前,轻柔的抚摸着奶奶一抽一动的肩膀,劝慰着,然后,蹲下身子对小松竹说:“小松,走,跟爷爷到后园捉蝴蝶去吧?”

小松竹一晃身子执着的说:“不,我找妈妈。”

爷爷哄着他说:“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你要捉住蝴蝶给妈妈,妈妈一定很喜欢小松啦,是吧?走,跟爷爷一块去。”

小松竹很顺从的跟着爷爷到了后园。到底是小孩子,一看见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花蝴蝶,立刻挣脱爷爷的手欢叫着跑过去捕捉。

爷爷看着欢快的小松竹,又若有所思的望着天空,长吁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万幸呀!孙三没有死,要是死了,我们林家的罪孽就大喽。”那一刻,爷爷真心原谅了孙三所有的过错,对孙三没有一点怨恨,反而感觉对不起孙三,他在心理上为儿子承担着沉重的愧疚。但爷爷万万想不到,孙三却把这个仇恨铭记在心。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来临之际,孙三丧心病狂的进行报复,带着一群臂带红袖章、头脑发热的年青学生抄了林家,把对林吉祥的仇恨全洒在爷爷身上,强行让林家搬出了柳语山庄,并监督爷爷胸前挂着黑牌子,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厂区扫地。爷爷为了这个家,为了把小松竹培养成人,以他衰老的身躯顽强的承受着对他无情的迫害。这是后话。

天空飘浮着两朵白云,它们时而是形状各异的云朵,时而是丝丝团团的云絮,形态千奇百怪、变幻莫测,慢慢的向东南方远处的天际飘去。小松竹玩兴正浓,在花园里追赶着蝴蝶,一会儿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去捏蝴蝶,蝴蝶被惊飞了,他又叫喊着爷爷帮忙,向另一只蝴蝶跑去。爷爷微笑的看着他,又抬头望着远方的云絮,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也不知祥儿他们走到哪啦,老天保佑他们平安吧,我林XX一生可是没害过谁呀!……”他望着渐渐飘向天际的两片云彩,念叨着,想象着…… ……

一声声,一段段,松竹风韵坐在椅子上回忆起爷爷、奶奶、父亲林吉祥、母亲周梦媛和姑妈梧桐雨生前对这场变故的诉说,声仍萦耳,景如眼前。想想父母因这个事造成的人生坎坷,不禁黯然神伤,心情沉重。屋子里显得有些闷,他见外边雨小了,想去透透新鲜空气,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站起身两只胳膊向后伸展了几下,然后背着手走出屋门。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