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来生情缘(四十六)  

2013-03-02 17:43:34|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竹风韵顺着甬道缓慢而又庄重的走向两座坟茔,仿佛那两个故去的双胞胎姐妹不是在长眠沉睡,而是在相对聊天,松竹风韵不愿惊扰她们的闲情雅兴。

他走到两座坟茔中间,向两边点头致意,轻轻的说:“如烟,盛香,我看你们来啦。”他从大塑料袋里掏出苹果、香蕉等祭品,分别摆放在两座墓碑前的石台上,又拿出冥纸,嘴里轻轻念叨着,掏出打火机,先点燃了柳语如烟这边,又点燃了玫瑰盛香那边。

火舌舔着土黄色的冥纸,转眼间变成黑色的灰片。天气闷热起来,几乎没有一丝风,火熄灭了,两缕青烟也袅袅的飞升散去,那燃烧后的纸灰片却没有飘飞升天,竟犹如聚在一堆的、懒洋洋的黑蝴蝶,翅膀轻微的一动一动,匍伏在地上。松竹风韵向两边看看,略显伤感而又诙谐的说:“两位老婆呀,收下吧,这是松竹的一点心意。”

果然微风吹来,犹如大地轻微的呼吸。从池塘那边有一个不太显眼的、小小的旋风,越旋越大,好似一个活泼的少女,袅袅婷婷的移过来,但却在松竹风韵两、三步远的地方,倏的一下消失了。又一个小小的旋风在坟茔不远的地方形成,旋转着从坟茔前走过,纸灰片立刻如一群被惊起的黑蝴蝶,旋转到天空,四散飞去。

松竹风韵摊开大塑料袋铺在两座坟茔前的青草上,边坐边说:“我虽然很忙,今天还是抽时间来给你们聊聊,我心中有很多的话呀。”他坐下后,深深的长叹一口气,“但我今天来,不是想与你们聊我自己的事,我想聊聊伊伊,咱们的女儿,她的婚事是我最大的一块心病,她与满京华相处三年,我看出来了,满京华是真心的关心她爱护她,可她心里却只有痴心,为了痴心她宁肯去死,这话让我听得心如刀割,又气又怕。虽然她与痴心有了两个孩子,但痴心现在的情况能给她带来幸福吗?女儿大了,有她自主的人生选择,我本不应该干涉,但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呀,我明知是火坑怎能忍心她硬是为了爱而跳下去呢?她也是你们生前最疼爱的女儿,求求你们啦,显显灵吧,给她一双睿智的眼睛,使她看懂父亲的良苦用心,保佑她和孩子们健健康康,幸福快乐。我已经失去了你们,我不能再失去她呀!……”松竹风韵深深埋下头,低声啜泣着,大滴大滴的泪珠落下来,滚落到青草和野花上,又渗入到泥土里。

风完全停了,空气闷热,柔软的柳枝静静的垂下头,芳草野花也不在窃窃私语似的摇摆,花草树木仿佛都在聆听松竹风韵的诉说,沉浸在满园弥漫的悲怆中。

沉默了一会儿,松竹风韵抬起头抹了一把泪水,向两边坟茔看了看,长叹一口气,“现在,我又是单身一人啦,这大概就是命吧。”他缓缓站起身,转身向后走了几步,站立在甬道上,回首又望着两座坟茔,泪眼模糊中,眼前浮现出伊人的母亲柳语如烟为证实自己爱的清白而自尽,他抱着柳语如烟的遗体悔恨痛哭的情景;浮现出伊人的小姨玫瑰盛香在异域他乡,临终前向他吐露心声,忏悔以往对姐姐的伤害,表达爱他却不能伴他终生的遗憾;更清晰的浮现出他与静水清韵前两天痛苦离别的一幕一幕。“为什么爱我的人亡的亡,走的走,为什么我的爱情人生竟有这么多磨难,老天啊!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惩罚我?难道让我孤单的走完人生吗?你对我不公啊!”他双手高举挥舞着,仰脸向天空用力呼喊,“老天啊,你为何对我不公?!”

忽然,狂风大作,乌云借助风势翻滚而来,“咔嚓嚓!轰隆隆!”一阵惊天动地的电闪雷鸣,豆大的雨滴倾泄下来。

“老天啊!你为何对我不公?!”松竹风韵似乎没有躲雨的意思,而是仍然双手高举,仰天呼喊。转瞬间,倾盆大雨把他全身打湿,满头满脸,雨水纵横,他用手使劲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雨水,继续仰天长叫:“老天啊,你为何对我不公?啊——啊——”

“轰隆隆!咔嚓!”半天空的惊雷震响着,仿佛是鸣不平,怒吼着为松竹风韵助威。

“噼里啪嚓!噼里啪嚓!……”随着一阵踏水的脚步声,若风和男人的世界撑着雨伞,抱着雨衣,踩着雨水沿甬道跑过来。

“董事长,你……哎呀!男哥,快点!”若风抓住松竹风韵的胳膊,拉着往回跑,男人的世界扶着松竹风韵的胳膊为他撑着雨伞紧跟着往回跑,他们三人跑进柳语山庄的老屋里。

若风抹着满脸的雨水埋怨说:“董事长,你怎么不躲雨呀?你要是淋出病来,我怎么向满总和伊人姐交待呀!”

松竹风韵也抹着满脸的雨水,乐呵呵的说:“没事儿的,淋淋痛快,痛快!淋得爽!啊嚏!”他打了个喷嚏。

“看看,事儿来了吧。”若风连忙对男人的世界说:“男哥,麻烦用用你的毛巾、脸盆和热水,给董事长擦擦身子。”男人的世界连声说:“有,有,”说着,披上雨衣,冒雨跑到自己的屋里,很快拿着脸盆,拎着热水瓶跑回来。

若风帮松竹风韵脱下湿衣服,放在椅子靠背上,拿热水毛巾擦拭着松竹风韵的前胸后背,想了想,他对男人的世界说:“男哥,你帮着董事长擦,我到车里拿套董事长的干衣服。”说着,把毛巾往男人的世界手里一递,转身撑着伞跑进急雨中。

松竹风韵抓住毛巾说:“我自己来吧。”男人的世界说:“松竹董事长,别客气,帮你擦身子,是我们晚辈应该做的。”他把毛巾往热水盆里涮了几下,拧干,很卖劲的给松竹风韵擦着。

若风抱着一个服装袋跑过来,从袋里掏出衣服帮松竹风韵穿好,回头对男人的世界说:“男哥,还得麻烦你沏壶热茶来。”男人的世界答应一声,披上雨衣又跑进大雨中。

两人一阵出出进进穿梭般的忙碌,终于把松竹风韵安顿下来。松竹风韵坐在椅子上,品着热茶说:“辛苦你们啦,谢谢。”

松竹风韵上下左右打量着这间房子,颇为感慨的说:“好长时间没进这屋啦!主要是怕睹物思情,又回想起辛酸的往事。今天却是苍天有意,大雨有情,把我请进了这屋,看来,想不回忆都不行哟。”

男人的世界这会儿挺机灵的,他马上意识到松竹风韵要一个人在这屋里安静的独坐回想,对若风说:“兄弟,咱们到我那屋去吧,我那屋有个电热器,咱把董事长的湿衣服尽快吹干。”

若风四下看看然后对松竹风韵说:“董事长,我们到那屋去啦,你有事叫我。”

松竹风韵笑着说:“好啊,你们去吧,有事我叫你。”

若风和男人的世界各自穿上雨具,拿着松竹风韵换下来的湿衣服,又钻进大雨中。

雷声依然滚滚,暴雨仍旧哗哗,急骤的雨水猛烈的冲刷着柳语山庄这座古老而神秘的老宅,老宅就象一个满脸沧桑的但却倔强的老人,在狂风暴雨中傲然挺立着。风声雨声在屋里回荡着,仿佛是它深沉的诉说,诉说着几百年来历经的风风雨雨,诉说着老宅里发生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诉说着人世间百年来的沧桑巨变。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