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周梦媛的烦恼(来生情缘52)  

2013-09-01 11:23:53|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梦媛的烦恼(来生情缘52

送走了钱万九的老婆,流云心想:这林家是咋回事呀?我得赶紧去问问,别让他把婚事拖黄了呀!她刚要出门,又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掂着礼品走进门来,谁呀?东门巷周家的女人。

流云一见她,气不打一处来,但她仍耐住性子,带点嘲讽的口气说:“老周家,你不是与孙家退亲了吗?还来找我干什么?咋的?还要我再给你那闺女说媒呀。哎哟喂,你那闺女是金枝玉叶,挑剔的很,我可不敢再给她提媒喽。”

周家女人连忙赔不是,说:“他流云婶子呀,你可千万别生气,要怪你就怪我,把闺女宠坏了。也不知为什么,她对这孙家小子是翻贴门神不对脸儿,死活不同意,非逼着我去退亲,你说说,我这当娘的也难啊,没办法,硬着头皮,就把亲给退了。”

流云看了一眼她带的礼品,上下打量她一下说:“你这刚退了亲,就想再提媒呀?这媒茬可不是店铺的东西,有钱去了就买,等等吧,等等吧。”流云不耐烦的摆着手说。

“唉,不是说媒的事呀。”周家女人叹口气,停顿了一下,把礼品往流云面前一推说:“流云大妹子呀,姐求你办个事,请你到孙家去说说,”

“说什么呀?”流云略感惊异的问。

“哎哟,这门亲事,俺家的媛死活不同意,聘礼也退了,可那孙家的小子却软磨硬缠着非要娶她,三天两头的登门,搅得俺家不安生,媛吓得不敢出门,坐在屋里直哭。大妹子呀,我求求你到孙家说一声,叫他那小子别在纠缠俺的媛啦。”周家女人说着说着两眼垂泪。

这周家是个小商户,经营着一家小店铺,家境一般,有两男一女三个子女,大儿子去年结婚另立门户,二女儿周梦媛尚未婚配。前些时,西门胡同孙家的女人来找流云,让流云给她儿子孙富贵说媒,流云一想,东门巷周家与孙家是门当户对,周家的闺女周梦媛与孙富贵挺合适的,就两家一跑,把周梦媛介绍给了孙富贵。

周梦媛一开始也同意嫁到孙家,及至男方送来了聘礼,与孙富贵见了几次面,周梦媛转变了态度,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了。原来周梦媛所见的孙富贵并非如流云媒婆说得那样,什么“聪明能干、诚实正派呀,孝顺爹娘,会疼女人呀。”等等,全是媒婆顺嘴忽悠。孙富贵其实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近三十的人了,整天与几个狐朋狗友饮酒取乐,不干正事,四处游逛,父母也管不了。虽然上了几天学,也是经常逃学,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最终是蚂蚁尿书上——不湿(识)两字。他说话粗鲁,流里流气。与周梦媛见面时,却是四个兜的中山装穿得板板正正,胸前上衣兜里挂了两支钢笔,装得斯斯文文的,但周梦媛是何其聪慧的女人呀,找人一打听孙富贵的为人,再见面时就看穿了他的伪装,象这样的男人怎可托付终身呢?所以,她要母亲退还其彩礼,不在与孙富贵见面。

但订亲容易退亲难,孙富贵一见周梦媛就象猫见鱼似的,馋涎欲滴,紧咬不放。周家虽然退了彩礼,他还时常领着几个街头赖皮孩子,到周梦媛的父亲周老三卖水果的小店铺软劝硬缠,弄得周老三生意都做不成。

孙富贵还到周家找周梦媛,他问周梦媛为什么退亲,并低眉顺眼的哀求说:“我有错可以改呀,你嫁到俺家,我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周梦媛耐着性子劝他说:“孙富贵,你有错就改当然好,但那是你的事儿,跟我没关系,咱俩今生没缘分,我是不会嫁到孙家的。”

孙富贵挤着眼泪说:“梦媛,我真的喜欢你,嫁给我吧,我给你跪下求你啦。”他说着真的跪下来,膝行着要抱住周梦媛的腿。

周梦媛往后躲避着,又羞又气,指着他的鼻子严辞斥责,他却捶胸顿足的对天发誓:“今生非你周梦媛不娶。”并低声威胁说:“你要不嫁给我,我搅的你全家不安生;谁敢娶你周梦媛,我也让他全家不安生。”

周梦媛又气又怕,大叫道:“你给我出去,不出去我喊人啦。哥,哥,孙富贵欺负我啦!”孙富贵倒害怕了,他摆着手连声说:“梦媛,梦媛,别叫,别叫,好,好,我出去,我出去。”说着退到门外。

以后,孙富贵虽然不敢再进周家的门,但他经常在门口盯梢,一见周梦媛出来,就纠缠着劝说,周梦媛严辞拒绝他,他却是嘻皮笑脸、软磨硬缠,周梦媛又羞又怕,就每次出门要母亲陪着。可仍挡不住孙富贵的骚扰,孙富贵只要碰见她们母女出门,就上前大献殷勤,对周家女人一口一个妈的叫着,并信誓旦旦的保证说,只要周梦媛嫁给她,他一定好好干活,挣大钱,让周梦媛过上幸福生活。让周家女人听得哭笑不得。

 周家是做生意的小户人家,对这号赖皮流氓式的求婚者虽然气愤,却也惹不起,毕竟闺女的名誉要紧呀。无可奈何之下,一次周家女人说:“媛呀,要不就答应孙家吧,这孙富贵不是说他能改好吗?浪子回头金不换,说不定还真行呢。”周梦媛一听大哭,指着母亲叫:“你想把你闺女往火坑里推吗?你只要敢去孙家说同意,我死给你看!”周家女人赶紧改口:“好,好,媛,好闺女,妈说错了,妈说错了。”她坐在床上叹着气说:“唉,这可咋办呢?”

周梦媛坐在床上落泪,思来想去,她让母亲带些礼品到流云大媒婆这里,求流云想想对付孙富贵的办法。

周梦媛的母亲简要的述说了从退亲到孙家小子纠缠的经过和烦恼,诉说中当然隐去了流云顺嘴忽悠的话,不敢有半点埋怨媒婆的意思。流云听了感到好笑又深为同情,隐约还有一丝内疚。她只知道周家和孙家门当户对,儿女年龄相当,却并不了解两家儿女的真实情况。流云想了想犹豫的说:“媒人只能是说合,没听说媒人还要劝离呀,这事儿还真不好管哟。”

周梦媛的母亲几乎是哭着请求,“大妹子呀,这个事你无论如何也要管一下,我跪这求你啦。”流云被她哀求的心软了,烦恼的摆摆手说:“行啦,行啦,唉,老周家呀,我今天有点急事,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办完事就去孙家一趟,对他说说,好吧?”

流云好说歹说把周梦媛的母亲劝走,自己坐在屋里生闷气。“这林家怎么拖拖拉拉的呀,想变卦吗?这大户人家办事真让人猜不透;孙家这熊小子也是,你不正干,谁家闺女愿嫁给你呢?”流云有些烦躁,坐了一会儿,一想,刚才既答应了周家的请求,又在钱太太面前胸脯拍得“啪啪”响,做媒婆言而有信呀,承诺了人家的事就得管。她走到镜子面前,对着镜子略为梳妆一下,锁好门,然后奔柳语山庄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