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柳语山庄是我的归宿(来生情缘64)  

2013-10-22 15:50:39|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父母的离家逃亡,松竹风韵感慨万端,那是柳语山庄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它彻底改变了父亲林吉祥的人生轨迹,也深刻影响了柳语山庄每一个人的命运。

松竹风韵叹息着,又回到座位上,把凉茶倒掉,拿起水壶,重新倒满茶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靠在椅背上,半闭着眼睛,把嘴里温热微涩的茶水品味着慢慢咽下,霎时,五十多年前柳语山庄那场震荡林家的变故,在他脑海里如潮水般涌出来,一个波浪,一个波浪…… …… …… ……

那段时间里,林家娶了媳妇,又得了孙子,添丁添福呀,柳语山庄沉浸喜气洋洋的气氛中。林吉祥更是感到精神振奋、活力倍增,走路都哼着进行曲。在父亲的指导下,他发挥出年青敢干、文化水平高和思维活跃的自身优势,任茂林织布厂总管,对整个织布厂的生产,精心管理,创新操作,整个生产系统被他调理的充满活力、有条不紊的运行着。他感到自己仿佛走上一条洒满阳光的坦途,踌躇满志,幻想着让父亲再投资扩大工厂生产规模,他有信心使自己作出更辉煌的业绩。

但社会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九五五年,国家开始对民族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茂林织布厂毫不例外的与一些小织布厂、织布作坊合并起来;政府派来管理干部进行经营管理,从而彻底改变茂林织布厂的私营性质,换句话说,茂林织布厂从此后将不存在了。

作为茂林织布厂大老板的爷爷,他一向是秉承祖训,坚守祖业,他对公私合营是什么态度呢?在即将公私合营时,已经上调省里的原S市副市长郝世博,趁出差之际,专门绕道S市来到柳语山庄。

在柳语山庄的客厅里,郝世博与爷爷品着茶相对而坐,一阵热情的寒喧之后,俩人说了一些分别后各自的情况,话题自然转到公私合营上,郝世博笑着问爷爷对将要实行的全行业公私合营有何打算。

爷爷呷了一口茶,想了想,笑着说:“合呗,政策我也看过了,合营后不论厂子盈亏,我每年都有定息,挺划算的。”停顿一下,他又说:“合吧,这也是大势所趋呀!”

郝世博认真的看了看爷爷,点点头说:“林大哥是很开明的老板呀,很快就能想得通,确实如你所说,我们为了建设好社会主义,搞公私合营就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这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从另一角度来看,目前国家的工业十分薄弱,大企业不多,小厂、小作坊形不成强大的生产力,生产品满足不了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的需要。怎么办呢?国家就是要把这些小厂、作坊按行业整合起来,就象五个指头攥成拳,”郝世博说着右手握拳用力的扬了扬,“统一由国家管理,这就是为我国的工业越来越强大打基础!……”

郝世博很认真的讲着,爷爷很注意的听着,微笑的点点头。呷了一口茶,半认真半玩笑的问:“郝市长呀,你是共产党的干部,眼光看得远,看得宽,我确实佩服之至。但我想问一下,……今天我的厂子和店铺都被公私合营了,这以后……啊,这……”他的手指指着屋顶和四周转了两圈,“这柳语山庄将来不会也被合了去吧,若是那样,你来了,我在哪儿接待你呀?嗬嗬嗬。”

郝世博笑着摇摇头,摆了一下手说:“这个不会的,你放心,公私合营‘合’的是关乎国家经济的生产资料,不是公民私有的生活资料。”

爷爷脸色凝重,以低沉的声调说:“这柳语山庄是我爷爷在世时建造的,他传给我父亲,我父亲又传给我,难道真要在我手里……”

郝世博见爷爷情绪低沉的样子,以安慰的口吻说:“不会的,林大哥,国家即使没收房产,也是针对官僚资本家的,你不属于。”他见爷爷仍不开怀,“嗬嗬”笑了起来,又认真的说:“要不这样吧,林大哥,假若以后有人想要‘合’你的柳语山庄,你不同意,就找我,我替你顶着!”

爷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说:“也许我这种顾虑是多余的。”

“就是,杞人忧天嘛。”郝世博摆了一下手说。

但世事多变,形势难料,他们这个话题在当时是一种假设,可他们俩人谁也没有想到,十多年后,还真出现了这种状况,在“文革”运动初期,织布厂造反派的头目孙三带着几名青年工人和一大群青年学生,抄了林家,勒令爷爷、奶奶、姑妈梧桐雨和年松竹风韵搬出柳语山庄,被赶到织布厂一间废弃的仓库里居住,郝世博听到这个消息后,冒着被批斗的风险,专门从北京来到S市,要回了柳语山庄,让林家搬了回去。这是后话。

郝世博呷了一口茶,以信任的目光看着爷爷真诚的说:“林大哥,你有丰富的管理工厂的经验,对棉纺行业也熟悉,织布厂公私合营后,我要提议你任这个合营企业的厂长,怎么样?”

爷爷听了,猛得抬起头来,看着郝世博,从郝世博亲切的目光里,感受到一种知己、信任的暖流。但他却微笑着摇摇头,“谢谢郝市长的提议,但,我老喽,操不了那个心了。”

“嗳,”郝世博以不赞同的口吻说:“你看你现在身体壮,精力旺,完全可以嘛,再说啦,你任厂长,不需事必躬亲,放手让下面的人去干,你坐在那里点拨一下就行,薪水与现在一样。”

“不,不,”爷爷连连摇头说,“理解郝市长的好意,但我真是老了,精力大不如以前……,算了,算了。”

其实,爷爷对公私合营后自己的人生道路早有所考虑,三十多年啦,自从他从父亲手里接过这份沉甸甸的家产,夙兴夜寐,克勤克俭,历经兵荒马乱、自然灾害,还经常与官僚买办、黑帮特务、骗子奸商等打交道,阅尽人间万象,尝尽万般艰辛。还算不错,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巧于应对,惨淡经营,呕心沥血,总算保住了林家的家业并有所扩展。

S市将要解放时,一些有钱的大户人家携着金银财宝仓皇的迁居国外,爷爷在香港的拜把子兄弟杜流年等至交朋友,以及爷爷远嫁新加坡的姐姐、已在澳州定居的三弟等也劝他迁居国外。但爷爷看看自家的店铺、工厂和家园,想想林家先辈对自己的哺养和教诲,他对这块生他养他的故土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怀,对祖国、对家乡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依赖性,总感觉迁居国外不是家,再加上他感觉与郝世博私交甚好,郝世博时常到柳语山庄与他交谈。他颇为庆幸自己无意之中结识了一个共产党的官员,即便是S市解放了,有郝世博这把保护估计自己也不会吃多大亏,所以,他思虑再三,还是谢绝了亲朋好友的劝说,仍然留在柳语山庄。

爷爷不是个重财轻义的庸俗商人,S市解放后,他也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为国家建设和抗美援朝捐款捐物,因而获得相应的政治地位和荣誉称号。但这几年,凭着他敏锐的观察和对共产党的了解,逐渐感到按祖训和气经商,兴旺林家家业这个梦想越来越渺茫。他犹如驾着扬帆的航船,尽力把稳舵,躲着浅滩、绕过暗礁,谨慎的向前航行,但感到风越来越大,水流越来越急,他的航船顺着大风,在湍急的河流中飞快的行驶着,虽然仍是他掌握着舵柄,但深感力不从心,几乎控制不住航船。看看后面,一片沧桑,望望前方,一片茫然,他开始向两岸张望,有意识的向岸边靠,他想到了“离船上岸”。

爷爷呷了一茶,看着郝世博动情的说:“郝市长呀,说心里话,认识你这个共产党的大干部,是我一生最感庆幸的一件事。”他直了直身子,看着门外感慨的接着说,“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小资本家,属于民族资产阶级,是与共产党的无产阶级不相容的,但这几年,你对我的帮助、照顾不少,还称我为‘林大哥’,我真是又感动又不好意思呀!”

“嗳,”郝世博微笑着摆了一下手说:“林大哥呀,我们共产党人也是食人间烟火,有着丰富情感的人啊!当年,你和嫂子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这救命之恩我终生难忘呀。知恩图报啊,今后不论我当多大的官,无论我在哪,你有需要帮助的事,说一声,只要不违背原则和道义,我郝世博赴汤蹈火、全力去办。”

爷爷感动的点点头,“难得的好兄弟呀!”他仿佛心里得到很大的安慰,呷口茶说:“现在嘛,我有两个最大的心愿。”

“哦?愿闻其详。”郝世博微笑着看着爷爷。

“公私合营后,我要退下来,不会再干了。年轻时曾想学徐霞客,游历名山大川,探索自然奥妙;后来,又想学陶渊明隐居田园,饮酒赏菊,但长辈们不同意哟,他们把林家这一大摊子撂给我继承掌管,让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所以当年那些想当侠客隐士的幼稚想法只是一种幻想。嗬嗬,”爷爷自嘲的笑了两声,“因为我特别喜欢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所以我把这个家改造后取名‘柳语山庄’,算是对年青时的梦想聊以自慰吧,这以后呢?……”

“嗬嗬,我猜林大哥是要退下来后游山玩水,然后回老家隐居田园?”郝世博饶有兴趣的听着突然插话问。

“不,不,不,”爷爷摆了一下手,连连摇头笑着说:“我和你嫂子都老喽,哪也不想去啦。说‘隐居’有点不合适宜,但我就想‘隐居’在柳语山庄安安稳稳的度过后半生。”

“好啊!欣赏支持林大哥的想法和打算,”郝世博一伸大拇指说,“古人说,‘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林大哥能想到在这处于闹市之中的柳语山庄‘隐居’,可见有大隐的心态和风度,堪称开明的‘大隐士’。哈哈。”

爷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谈不上大隐士,让郝兄弟见笑了。”

郝世博似乎明白了爷爷刚才为什么那么担心柳语山庄被“合”了去,他是把柳语山庄看成自己人生最后的归宿了啊!郝世博赞许的点点头,郑重的说:“林大哥,这个愿望我保证你可以实现。”他又问:“那第二个愿望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