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竹风韵的博客

激情蓬勃年年青 奋力攀升节节高

 
 
 

日志

 
 
关于我

我这里没有烦恼、忧愁、悲伤,只有与每位朋友真诚的探讨和思考,真心的祝福和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又错过一次机会呀(来生情缘65)  

2013-10-27 09:35:17|  分类: 来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喝了口茶,拿起水壶看了一眼郝世博面前的茶杯,郝世博赶紧站起来端起茶杯送到爷爷面前,爷爷站起身为他斟满茶,郝世博点头“谢”了一声,端回茶杯坐下,爷爷给自己杯中倒满,然后也坐下来,笑着看了看郝世博说:“我是老喽,精力大不如以前,但我的儿子林吉祥,却是年青气壮,精力旺盛呀。我的儿子我知道,他是一个聪明、能干的人,现任职织布厂总管,我把经营管理上的好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办,干得不错,是块好干事的好材料。”说起自己的儿子,爷爷眼里闪出自豪的光彩。

郝世博点头赞许的说:“这都是林大哥调教的好啊!”

爷爷笑了笑,接着说:“他既然有干事的才能,我就想让他发挥出来。所以我想让他,嗯……,”他微微低头,迟疑着,略为思考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郝世博以询问的口气说:“公私合营后,我想让他继续在茂林织布厂任职,你看怎么样?”郝世博没有回答,爷爷又以肯定的口气说:“我相信他能干得更好,他会成为国家建设有用的人才,成为我们林家的骄傲!”

“嗯。”郝世博很耐心的品着爷爷的话,感觉到一个父亲对儿子前途的关心,但也感觉到一丝爷爷对茂林织布厂的牵挂和留恋,这也合乎常理,必竟织布厂发展到现在这个状况,倾注了他半生的心血呀!但郝世博还是笑着拍起手来,“好!林大哥呀,这个提议好,我早就说过嘛,眼光放远一点,年青人应该有自己的人生道路,只有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发展联系起来,才能有光明的前途,才能在林家耀祖光宗。”他喝了一口茶说:“行,这个心愿也能实现,回头我对市里的老同事打个招呼,织布厂公私合营后让吉祥仍任原职。你对吉祥说,好好干,干出成绩,我把他调到更能发挥他才能的地方。”

后来,爷爷每回忆起这次谈话,都是后悔不已。人生命运的转变有时就在关键的一瞬间,爷爷若当时趁公私合营时织布厂变动之际,求郝世博把林吉祥调到其他单位,那么林吉祥也不会发生后边不该发生的一切。郝世博出于报答爷爷对他的救命之恩,给了林家两次改变林吉祥前途命运的机会,但前一次是婉转拒绝,这一次遗憾错过,都因为爷爷恪守祖训、依恋祖业的观念而轻易的放弃了,后悔呀后悔!但这也是命呀!

郝世博与爷爷这次谈话不久,茂林织布厂公私合营了,有几个小织布厂、织布作坊并入茂林织布厂。工厂规模扩大了,性质当然发生了变化,林家私有的茂林织布厂成了公私合营的企业,国家向这个企业注入了新鲜血液,派来了管理干部,新招了工人,更名为S市第一棉织厂。

爷爷退下来了,回柳语山庄养老赋闲,林吉祥则被量才留用,任第一棉织厂主抓生产经营的第一副厂长。他的工作热情依然高涨,工厂公私合营的改造,丝毫未影响他旺盛的工作热情。公私合营初期,他废寝忘食的工作,合并过来的小厂和作坊很快被他调理的融入到整个企业的生产系统中。

当时的厂党支部书记兼厂长王尚文,对林吉祥颇为信任,对其才干十分欣赏,工厂的大事小情经常与其商量,虚心倾听他的意见。他知道林吉祥的父亲是政协委员、工商联副主席,并且与副市长郝世博关系密切,林吉祥又如此能干,所以,王尚文有心介绍林吉祥入党。他给林吉祥找来《党章》和党的基础知识书籍,并时常教导林吉祥:做为新中国的有文化的时代青年,应该积极要求进步,向党组织靠拢,跟着共产党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火热的青春。他的教导十分投合年青的林吉祥积极追求进步思想、在工作中展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心理,因此,林吉祥十分信赖王尚文,把他看成是共产党的代表,是自己追求进步的依靠。所以,自己有什么思想问题或者模糊认识,时常坦诚的向王尚文述说、请教,并满腔热情的写了入党申请书,递交给了王尚文。

王尚文把林吉祥积极要求入党的事及其现实思想和工作情况向上级党组织作了汇报,上级党组织感到这个事情比较特殊,办起来有点棘手,就上报到市委,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事引起市委部分干部的争论,传下来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认为完全可行,对于“可教子女”只要经过严格的考察,符合党员标准,就可以介绍其入党,就林吉祥来说,让其加入党组织可以在留用人员和可教子女中树立个鲜明的榜样和典型。而另一种意见认为不可行,象林吉祥这样类似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人物,他的思想改造是长期的,现实中他远远达不到党员的标准,发展他入党会影响党的队伍的纯洁性。王尚文爱才心切,开始时蛮有把握的向市委组织部反映了几次,后来不但支持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反而还得到上边一些领导善意的“提醒”:“要注意自己的阶级立场嘛,当前主要是发展工农出身的积极分子入党。”他逐渐感到这个事的难度了,这个事象个烫手的山竽放不下又拿不住,左右为难。郝世博调到外省任职了,没有郝世博在上边挺着,他职微权小的,想把一个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人拉入党内,他根本就抗不住来自各方面的政治压力,于是,他有些懈气了。

后来,林吉祥与王尚文商量工作的时候,林吉祥问起他入党的事,王尚文颇为委婉含蓄的说了上级党组织的意见,然后又解释鼓励了一番:什么这是党对你长期的考验,要更加努力的工作,经得起考验,党的大门对你是敞开的云云。一提到家庭出身,林吉祥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王尚文的话对他不仅没有起到安抚鼓励作用,反而象迎头一盆冷水,一下子把林吉祥弄了个透心凉,头脑却清醒了许多。三十多年后,林吉祥在与松竹风韵的一次闲谈中,说起这段往事,苦笑着摇摇头说:“那时你爸我真幼稚呀,以为自己有文化、有精力,只要拼命的干工作干出成绩,就能入党,怎知道咱这资本家的家庭出身,就象长在身上抹不掉的黑痣,带着它,在那个年代想入党,比登天还难呀!”

入党的事不想了,让林吉祥想象不到的是,对自己更为不利的事接踵而来,经营不归他管了,生产安排不归他管了,质量也不归他检了,……,他的管理权限逐渐被上级派来的干部分割夺去,他的职权犹如一枝青翠、肥硕的桑树叶被投进蚕筐里,慢慢的被蚕食的只剩下叶柄和枝梗。

职权在渐渐缩小,并且明显受到排挤,他被一步步降职到车间班组,一些干部和工人也不在尊重他,有时对他公开的顶撞或嘲讽,这使他颇有点忿忿不平,免不了在下面在一些工友面前发发牢骚。他对一些高高在上的厂干部,背着手进到车间里,不顾实际情况的指手划脚乱指挥,头脑发热的下达生产指标,那种专横跋扈、盲从武断的作风,非常不满,在一次厂干部所谓的民主会上,厂领导希望大家大胆给领导干部提意见,以帮助领导工作。林吉祥首先站起来,情绪激动,言辞犀利,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对一些干部毫不留情的提出批评意见。没想到得罪了一些领导干部,有的干部在会上夸他提得好,说得对,会后却忌恨在心,暗中对他进行报复,他的一些过激的言辞给他引来致命的祸端。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